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主袁高副高方】缘来


11.

“高队呢?”
“高队带着啸天去追糯卡了。”

袁朗卸了不必要的装备,从齐桓身上顺了几个手榴弹,拍了两下齐桓的肩膀留下一句,“回去吧。”便转身去救那人的兄长。

高刚毫无反抗的被扫射的时候,袁朗调转船头,想都没想就撞上去,方新武在河边看到远处冒的三丈高的火,袁朗被强烈的气波冲到了水里,失去意识之前,脑子里回响着那一句:“那你就别回来了!”

好,那我就,不回去了。

袁朗放弃了挣扎,水慢慢钻进了他的伤口里,却敌不过心里的那份疼痛。高刚被拉上了直升机,半天也没缓过神儿,想着之前袁朗的沉默,还是,没想开啊。方新武不放心,开船赶到的时候烟已经差不多散开了,宋哥的人已经下河打捞尸体了,他们捞起来一个人,发现不是宋哥便又丢了回去,他定睛一看,“袁队长。”

方新武跳下船朝袁朗游了过去,把他拉到岸上,袁朗身上的伤口被水泡的有些发白,脖颈处的烧伤还向外渗着血,方新武皱着眉头探他的呼吸,捋着他的胸口努力让他把水吐出来,方新武心想:这时候不能宣扬他还活着,不然他们的老板会来报仇的。他用石头把袁朗的头垫高,便去附近找车,倒也没费太大功夫,到了医院后,袁朗依旧沉睡着,安详的躺在手术室里。

深夜,高刚回到了祖国,踏上了他热爱的土地,糯卡这桩案子牵扯到国际问题,执行死刑要经历种种程序,缉毒队这边则一个个都得到了调职通知,会堂里,坐满了神佛队,野牛队和A大参与人员及各部门领导进行汇报整理,包括人员伤亡报告,这名单里便有袁朗的名字。

纸里包不住火,高城注意到A大沉重的气氛,也把哥哥这几天的皮笑肉不笑看在眼里,便把这一切都联系到一直没露脸的方新武和袁朗身上。高城想通了之后也耐不住性子了,饭后拉过高刚就问。

“哥,方新武出事儿了?”
“没有。”
“…那,袁朗?”
“……”

沉默让高城有些心慌了,他倾身试探着高刚。

“伤了?隔离了?”
“……”
“昏迷了?”
“……”
“哥,你说句话。”
“没了。”

没了,别回来了。高城心口一疼,扶着椅背撑起身子,双眼放空的往屋里走,高刚揉着太阳穴,也没想跟上去,方新武那边也没个信,郁平一句“他还要在那里处理后事”便打发了高刚。

A大的办事效率让高城再次刷新了对他们的印象,据说从那次袁朗死里逃生后他便在烈士陵园挑了个地方,他心仪的那一亩三分地设在长城路上,那已经刻好字却没描上金字的墓碑上,刻着————

众志成城
袁朗

铁大站在袁朗的墓前,跟身后的齐桓轻声说了句,“描上吧。”齐桓不情不愿的找到了墓地的管理人员,看着他们把袁朗烙上了“故去”的印记。吴哲不愿意去看袁朗,许三多倒是天天阴着脸时不时还去敲袁朗办公室的门,有一次铁大在屋里找资料给他开门,把许三多激动哭了,看到铁大的脸哭的更厉害了,铁路对他也没办法,吼了一嗓子就推给成才了。

铁路最近也坐在烟雾里,A大一下折了员大将,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他通过郁平联系到方新武,方新武依旧不透一点风,可铁路这边却有了六成的把握,袁朗没死。方新武看着慢慢恢复的袁朗,这次抓捕彻底搅乱了金三角维持了十几年的状态,市井上大乱,很多小头目开始蓄意崛起掌控局面,方新武知道他们根本不能阻止,只有等着新毒枭稳定下来才能着手调查。袁朗早就躺不住了,可他还是依旧沉默着,方新武看情况好转了些便联络郁平准备把袁朗送回去,郁平也跟他谈起调他回去的事情,郁平没料到的是方新武这次答应的倒是痛快,于是郁平手一挥便把他也塞进了北京缉毒总队高刚的门下。

高城最近有些瘦了,马小帅看着直心疼,自打跟A大联合演习了几次,马小帅就跟吴哲熟了起来,吴哲听了这情况找了个节假日专门去师侦营给高城送了点东西,那是袁朗留在A大为数不多的东西,盒子不大却精致,打开后里面放着几张照片和一封信。高城看着自己军校时的照片还有刚进部队不久稚嫩的样子最后一张便是最后一次他们对抗马小帅被淘汰后在场外拍的,他正皱着眉头和袁朗站在一起。高城把那张他们唯一的合照揣进了口袋,拿起里面折好的信封,上面规规矩矩的写着:高城收。

上面字不多,高城真正看进去的就一句————我在上面罩着你。

铁大把袁朗的事安排好后已经快清明了,高建国一家堵在进陵园的门口,旁边便是烈士陵园,快半年了,高城一直没去看看袁朗的墓碑,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有他的照片,会不会是那副骄傲的样子。他的目光一直没从烈士陵园的大门挪开,高刚也看透了高城的心思,偏头跟身后的父母说了句:“爸,一会儿我跟城儿去看看袁朗。”还没等高城回话,车流就动了起来。

等高刚拉着高城到了长城路上的时候,高城站在路牌边看了好久,不远处不断有哭声传到高城耳朵里,“许三多”他寻着声音看到了齐桓,吴哲,成才和哭个不停的许三多还有站在最后面的铁大队,吴哲一瞥看到了高城,没多惊讶便又把头低了下去,铁路依旧没告诉任何人袁朗没死,他也实在不忍心承着这份伤心,掐了烟跟不远处的高家兄弟扬下巴打了个招呼回到了车上。

高城踱步到袁朗的墓前,“众志成城”四个字让半年来没因袁朗掉过一滴眼泪的高城潸然泪下,他依旧挺拔着身子,他不能负了那句众志成城,高城并没有被高刚或者任何人拉走,而是挺胸抬头的离开了。


TBC

还有人看吗——————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