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R.I.P Stan.

最好的辫儿,值得最好的九郎。


愿你伴他度余生。


“爱你如初 💗”


“如初爱你 💗”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5670414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3.




杨九郎的妈妈是个很热情的老北京,张云雷刚进门就看见一个中年人搀着一个蹒跚的老人向自己走来,紧张的他一时不知怎么做,但他下意识的上前搀住了老人另一只胳膊。后方的杨九郎看着张云雷行云流水的动作还在心里嘟囔,排练过啊这是。




“翔子,怎么不早告诉妈妈你这媳妇儿是你老板啊。跟妈妈讲讲你们怎么在一块的。”




看着外面院子里奶奶正抓住张云雷问这问那,杨母凑到了在北房喝茶的杨九郎的身边用肩膀碰了碰他。




“嗨,日久生情呗,这有什么好说的。”




杨母见惯了杨九郎那股子懒散劲儿但能明显看出来在张云雷身边杨九郎连腰板儿挺得都直了些。杨九郎已经小半年没回家了,一是由于工作忙二是由于路上堵。他们回来的头两天老太太就开始给张罗接风洗尘,把杨九郎那帮从小玩的好的全都叫来了,从中午开始家里陆陆续续的上人,南房有打麻将的,西房有斗地主的,东房几个姑娘家正在涂指甲油,独剩北房能让杨九郎跟着几个发小嘻嘻哈哈说点最近各自的生活。




二姨家的九春哥是第一个到的,杨九郎小他四岁,家就离了俩胡同,九春因为身子骨单薄还文文弱弱的,杨九郎以前老逗他管他叫姐姐,每次都气的九春追着他打。随着年岁的增长,九春那种妇女劲儿是越发明显了,一般泼妇真是打不过他,但张云雷可以。杨九郎心里在这个领域第无数次肯定自己的老板。再一个就是老舅家的九龄,这个黑小子皮的很,小时候家门口属他最能惹祸,西四条胡同李大爷他们家玻璃栽这小子手上不下七次,给老爷子气的差点往胡同口挂横幅,上书“狗与张九龄不得入内”。




张云雷在旁边听着他们调侃对方以前挖苦对方现在鼓励对方以后,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张云雷从小就被姐姐带到北京了,姐夫一句一句教他唱太平歌词,那时候的德云集团只有一个小场子,而张云雷,一个十岁的孩子能让那里座无虚席。从姐姐姐夫事业的低谷期一直陪他们到现在,他的童年只有御子和一个腼腆的外甥。他不同杨九郎,杨九郎是处在蜜罐里挣扎出来想飞,而他是不飞就落下万丈深渊。那是一种不一样的痛苦。




愣了会儿神,张云雷被九龄抛来的问题给吓了一哆嗦。




“哎,嫂子。这嘚啵半天了也没问一嗓子我哥怎么骗你结婚的呢。”




张云雷被九龄这声嫂子叫的小脸儿煞白,本就手凉脚凉的他顿时手心渗出一层薄汗。




“啊?就…平常那样吧。”




“嘿,您这说的,多轻巧,要真这么简单九春哥至于嫁不出去吗。”




“张九龄你要死啊你!”




在九春爆发前,杨九郎开口了。




“emm…这事儿吧,得从好些年前说起了。”




杨九郎端起手边的茶杯慢悠悠的吹了吹嘬了一口。




“你们也都知道,张云雷是我老板,一开始吧,我真觉得这人特不好伺候,本来都是老爷们儿血性方刚伺候人我就觉得挺憋屈的。但慢慢我发现,张云雷他会在很多他管理的活动中采纳我的意见,你们可能不了解,这个策划人得特别信任提意见这个才敢去实施他的方案,不然可能就是一加一等于零,那时候我就觉得张云雷特别好,他虽然口是心非,还有洁癖有起床气病态的爱吃黄焖鸡,但他很好。”




张云雷听完这席话气儿都喘不利索了紧接着杨九郎又开口了。




“要说怎么骗来的吗,张云雷这人特别好满足,就好比你们见过一个大公司总裁在办公室里吃上一口黄焖鸡开心到转椅子吗,张云雷可以。我当时…我当时吧,我有个本儿专门记我给他买东西这个次数,一开始我就是觉得好玩,后来我发现小本儿都不够用的,求婚那天吧,是我第五百二十次给他买黄焖鸡,然后张云雷一感动,我又这么帅气且多才,他就答应了。”




杨九郎胡诌完松了一口气,张云雷也把他之前说的那番自己分不清真假的话忘得差不多了。




“黄焖鸡…求婚?嫂子您真是别开生面啊。”




张云雷耳根子都红了,礼貌的冲九龄乐了下。




“九郎心细,他心细。”




说这番话的时候张云雷恨不得把杨九郎舌头拔下来炖汤喝。




热热闹闹一顿饭下来,下午去跟老哥们儿钓鱼去的杨父也喜欢上了这个叫张云雷的孩子,长辈们集体这么一商量干脆都改口叫雷雷了。张云雷长了一副讨人喜欢的样子,桃花眼笑起来恰好就是老年人觉得可人疼的模样,尤其张云雷乖,嘴甜会来事儿,这顿饭是杨九郎有史以来在家里吃的最没地位的一顿饭,以前都是大家争着抢着问自己工作累不累,钱够不够花,如今全都是,“雷雷。九郎平时对你好吗?”“雷雷,九郎欺负你可得跟xxx说。”杨九郎感觉自己是领养的。




把客人都送走后,杨母拉着张云雷的手就把人送进了西厢房。房间分里外屋,中间用墙隔开,外屋陈列着一座两米高的老式座钟,钟旁边是个台式留声机,下面的玻璃柜里整齐的摆着各式各样的黑胶唱片,再有就是桃木架子玻璃罩里陶瓷和各个时期杨九郎的照片相错排列开,每个隔间都能讲出一个故事,正中间黑檀的太师椅,两盆杜鹃花摆在两侧含苞待放。屋内却没屋外这么有年代感,一沓子檀木家具,让风格略微有些单调,正中间是kingsize的大床,皮质沙发于床的两侧,大小柜子填补空档,柜子上摆着杨九郎平常喜欢的小玩意儿,才显得没这么枯燥。




把俩人安排好了后,杨母出了屋,临走前还给九郎飞了个眼儿,幸亏九郎眼小不得已让杨母看见他的白眼。




“你家,真不错啊。”




“嘿,瞧您这话说的,咱家。”




张云雷满脸疑惑的看向杨九郎。




“咱家?”




“戏得作足,杨太太。”






TBC




四合院的描述还有家具陈列都是根据我家以前老院来的,因为我文笔实在有限文词儿不知道几个,有不合适的地方请大家见谅。




老规矩,看了让我知道。




感谢你看到这里,深鞠一躬。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2.




当张云雷三年助理的杨九郎从没跟他说过过多的私事,不报喜也不报忧,张云雷很欣赏杨九郎不把私生活情绪带进工作这一点,可多少有点不太满意,太生分了。




在老板眼里杨九郎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北京,有北京小爷那种痞劲儿和那种看淡名利的有志青年感。可当放年假的张云雷和杨九郎站在二环某处的四合院门口时,张云雷在心里啐了口杨九郎:孙子瞒的真好。




两天前。




享受着难得假期的张云雷正倚在书房阳台的榻榻米上晒着太阳,一月份的北京干燥的很,端起手边的茶水抿了一口而后舔舔干的起皮的嘴唇。正歇着呢,杨九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张总?”




“说事儿。”




“明儿咱去把证办了吧,我妈说过两天把你带家去,我心想咱就把婚礼的事儿也顺便解决了吧。”




“行。”




“那行,我明儿十点接您。”




挂了电话的张云雷脸莫名有点红,其实他选杨九郎也还是有点私心的,毕竟共事了这么多年,杨九郎是少有的能一直顺着自己的人,包括孟鹤堂在内有时也会因为张云雷的苛刻和挑剔和他红了脸,而杨九郎从来没有。大部分杨九郎被张云雷骂了一顿之后都会憋着一口气去和他的朋友们喝上几杯醉的不醒人事然后转天晕晕乎乎的准点来上班,一句不提之前的不愉快。




“小眼巴叉的,这种事儿效率也能这么高。”




转天张云雷九点半睁得眼,拿起手机这么一看也不着急,慢悠悠的晃起来洗漱,门铃响的时候张云雷刚把洗干净的洗面奶盖上发梢略微有点湿的给杨九郎开了门。这种老板人畜无害的样子杨九郎看过不少次了,但每次看到他心里都会下意识做个鬼脸:您要真能这么乖我得感谢我祖宗照顾我。




杨九郎也没多说,甩了句“我坐外面等你。”就看着张云雷的背影闪进卧室。再出来的时候张云雷已经换好了他平常工作的衣服,西装革履。




周二的民政局人不多,杨九郎走在前头轻车熟路的登记排号,张云雷跟在后头拐了几个弯看见座就干脆坐定等人。




“业务挺熟啊。”




在杨九郎夹着户口本拿着登记表晃悠过来的时候,张云雷正翘着二郎腿嘬牙花子。




“嗨,这不是我那帮哥们儿们老来吗,我也陪着来过几次。”




“这得是几婚啊?”




张云雷没了刚才的莫名火儿反倒有点好奇的问他,这也是他记忆力第一次去询问杨九郎的私事。




“好几个呢,到咱了,起驾吧您。”




这一段路俩人走出来不一样的感觉,杨九郎坦荡自如,张云雷做贼心虚。




拍照的大姐第四次跟张云雷说往那边靠靠时,杨九郎终于有点不耐烦的揽着他的腰把他往自己怀里拢了拢。搞得张云雷小脸儿一红抿着嘴朝着镜头别扭的笑着。俩人揣着结婚证回了张云雷家,自然是杨九郎要帮他收拾行李,作为张云雷的秘书杨九郎倒觉得自己是他老管家。大大小小一个箱子两个包经过一下午忙活后被堆在了玄关角落里。杨九郎瘫在沙发上喘着气,抬头看了眼表。




“都八点了啊。”




张云雷听着外面渐渐安静了才从书房里探出头来。




“收拾完了?辛苦。”




“我给您点了份黄焖鸡,送来之后抓紧吃,我先回去了,我那还一堆没弄呢。”




张云雷听着杨九郎一顿嘚啵点着头应付着,但看杨九郎把门关严后张云雷反而松了口气。




一大早被杨九郎拉起来,张云雷正颓然坐着床上听杨九郎说什么再不走就该堵车了,半小时挪两米之类的话。搓了把脸赶紧远离他去洗漱了。碎嘴子呢,小眼巴叉的。这么想着张云雷啐了口牙膏沫。




七点俩人出的门,后备箱都装满了,不知道的以为小两口要移民呢。确实应了杨九郎那句半小时挪两米。这他妈从四环往里开能不堵吗。张云雷正因为没睡醒活儿着呢也没想这么多,终于杨九郎在九点多把车停进了一群四合院旁边的停车场里。




忽略张云雷满脸的疑惑杨九郎拎着一堆行李推开了六条胡同二号院的门。




“进来吧,少奶奶。”






TBC




文笔有限,多担待。




看了让我知道好嘛,需要动力。

【九辫】The Proposal



用了很喜欢的一部电影的部分剧情,架空文,喜欢就要产粮不是吗。文笔有限但想写个中长篇。原则,不坑。




梗概:


张云雷———德云集团副总


杨九郎———德云集团副总秘书


孟鹤堂———德云集团副总助理


周九良———德云集团部门经理(具体哪个部门容我日后补充)


还有其他的人就不一一列出了,怎么着也跑不出德云集团。




半AU,男男可婚可生子,非ABO。






1.




“结婚?!谁啊?我啊?跟您啊?不是,我说您最近是事儿多撞头了吗?怎么还说上胡话了?”




杨九郎站在老板办公桌外侧双臂撑着身子吓得往前倾,凑近老板秀气且冷漠的脸想看出来点儿什么。结果是,什么都没有。




“你先答应了,我再告诉你为什么,我只能找你了。”




“您这是什么话,您这咣当一下给我砸懵了还非让我站直了走直线怎么着?”




张云雷翘着腿抬眼瞪杨九郎,手指因紧张不停的敲着桌面。三伏天儿空调都止不住的燥热让张云雷烦躁的很,面前的人还睁着他那不大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干脆拍下桌子准备把真相告诉他。




杨九郎被这一下吓了一哆嗦,心里正嘀咕着我还没发火呢你拍什么桌子。就听张云雷开口了,声音里透着不同往日的平静反而有点无奈。




“我这不是!哎呀!我妈说什么给我安排了个门当户对的北京姑娘非让我跟人家结婚,说她不在乎什么爱不爱的,不然就让我回天津总部,你说我跟着我姐夫在北京这么些年了,好容易打下来一片天,我怎么可能就放下走了呢,我也不乐意跟那个姐们儿结婚啊,我认识她是谁啊。”




一番话出口杨九郎更是找不着北了,皱着眉头把眼都挤没了。




“哎,不是。张总,您这后备役也不缺啊,您犯得着找我吗?这孟哥不比我合适?”




“我没有后备役。”




张云雷拿起手边儿的烟准备点上,瞅了眼对面板着脸的人又放了回去。




“你是北京人,孟鹤堂不是。就当帮我个忙,你之前跟我提的那个策划案,我看了一眼,按照你的计划大概能实施半年,我后期再给你派个团队,整个项目都你跟进,行吗?”




杨九郎扯过来旁边的椅子大剌剌的坐下来,小眼转的飞快琢磨着老板抛来的好处。起步半年,再加上团队合作这活儿怎么说也得撑个一年半,挂个空名也不耽误我吃喝玩乐,实在不行过个一年半载再离婚,行,不亏。一边儿想着杨九郎点点头就算答应了。刚要开口说自己的要求就被张云雷抢先了一步。




“我已经跟她老人家说完了,之前我糊弄过她一次,所以…她派了个助理来盯着咱俩。不会太为难你,办个婚礼就安全了。”




刚把眉头捋顺的杨九郎揉着太阳穴认命的嘬了下牙花子,大丈夫为了梦想能屈能伸。




“跟您演出儿戏弄的跟间谍片一样,我明白了,我肯定好生安排好您。不过说好了,私生活别干涉。”




“放心吧。”




两人的对话被外面正溜号跟周九良发微信的孟鹤堂听了几句,结婚二字犹如被放大加粗打了下划线一般横在孟鹤堂脑子里。




“这二位祖宗现在玩的这么大了?”




张云雷和杨九郎是公司里有名的欢喜冤家,当年刚进德云的杨九郎被董事长看中负责了一个项目,审核的人刚好是张云雷,年纪轻轻的张云雷一下就被杨九郎的天马行空吸引了,项目开始前张云雷就朝着杨九郎抛了橄榄枝,而杨九郎却因不愿意干伺候人的活儿把橄榄枝丢了。项目结束后,张云雷的工作能力让杨九郎佩服的不行,恰好张云雷被鬼迷了眼偏偏就得把杨九郎放身边,一来二去他们成了最别扭也是最默契的上司和下属。




小祖宗叭叭的那套话还在杨九郎脑子里转手机就响了,张云雷刚想骂杨九郎上班怎么不关静音就看见杨九郎冲着人比了个嘘声的手势。




“我妈。”




得,齐活了。




“九郎,你好几天没回家了。怎么,拿工作当老婆了?”




“嘿妈,您还着别说,我真给您在工作的地儿找了个儿媳妇儿。”




杨九郎嘻嘻哈哈的就把一件大事儿抖出去了,看的张云雷不得不佩服这北京小爷的贫嘴能耐。杨九郎嗯嗯啊啊几句应着,张云雷一句一句的猜着。




“您甭问这么仔细了,马上年假了我把人带回去顺便就把事儿办了,我们都不想大办,您别瞎张罗。”




挂了电话杨九郎朝着张云雷挑眉。




“您现在是杨家儿媳妇了。”






————————————————




文力有限,多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