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
随机产粮

关于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结婚了结婚了!



11.



北京和天津结婚的习俗不一样,天津是在晚上而北京都是中午。上午杨宅就已经热闹起来了,张云雷被孟哥陪着让妆娘给上妆,杨九郎在那屋跟周九良互相扣长衫扣子,扣完还不忘拍拍彼此的肚子。



“航子你这肚子够显的了。”



“你也没好到哪儿去。”



换好衣服小哥俩就出去跟亲朋好友寒暄去了,这一路下来脸都笑僵了,俩人趁着空档溜到了张云雷所在的前院西厢房,刚想扒着窗户看看里面的佳人就被眼尖的杨母提溜着轰走了。



“去去去,这会儿都等不了!”...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10.



大早起的天还没亮完全,边儿上泛着鱼肚白,夜里下了场雪,院子里的积雪已经没过了脚脖子,杨母招呼来了几个常用的工人趁着老的少的还没起赶忙把雪铲走,省的天儿冷结冰脚底下滑着再出个闪失。约莫着杨九郎该醒了杨母敲了两下门。



“九郎,今儿你不能跟磊磊呆在一块,你赶紧起来,上孟先生那屋待一天,让他陪着磊磊。”



杨九郎这一宿也没睡踏实,生怕张云雷半夜难受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几乎是守了一夜。迷迷糊糊的应了两句起身搓了把脸精神了不少,抬眼看着张云雷,他半张脸正埋在枕头里,酒味早就散去了可杨九郎却还能在空...

【九辫】只有你明白我多爱

勿上升。



甜虐。



一发完。



建议配着《做个梦给你》看。



——————————————————



聚光灯打在身上把人烤的暖乎乎的,杨九郎的背已经被汗浸湿,如今的场面他已经看的太多了,从一开始觉得不真实到现在的记在心中闭口不谈。他本是个自卑的性格,也知道是光鲜亮丽先找上的张云雷,他只有做到更好才能对得起当今的万众瞩目。



五年来,他与张云雷几乎朝夕相伴,从一开始那被人说过很多次的。



“咱俩搭一场吧。”



到如今的。



“我搭档是张云雷。”



他们经历过在场观众只...

【九辫】带球的日子(非ABO生子)

勿上升。



甜。



一发完的流水帐。



2019快乐。



——————————————————



在长达半年的斗争与备孕后,张云雷终于怀上了老杨家的孩子。知道张云雷怀孕了之后,杨九郎一改之前害怕人身子受不了坚决不要孩子的那套,恨不得天天把人圈怀里,最次也得搂着走。后台师兄弟是知道杨九郎台上台下两幅样子的,台上你怎么跟他逗,他一转脸就能反过来逗你,但台下的他不是这样。杨九郎算是个比较有原则的人,有些底线是绝对不能触碰的,这些个底线大部分都跟张云雷有关。



以前张云雷还没有身子的时候,后台被查作业的九力两句话背不上张云...

【九辫】记一次九郎把小张老师惹哭

勿上升。



甜。



一发完。


居然苟到300fo了,感谢大家的厚爱。



—————————————————



张云雷这人泪窝子不算浅,他在对于自我感受这方面其实很少哭鼻子,他不会觉得委屈、难过哭一哭就好了,反而是在别人为他做什么的时候常常感动到想落泪,就好比每次听台下的女孩们大合唱时漂亮的杏花眼总会泛着泪光。



自打他伤了之后,杨九郎对他更是百依百顺了,以前他犯脾气杨九郎可能还跟他拌两句嘴,如今只是嘻嘻哈哈的逗着他把人的火气磨灭。



可那一次,张云雷被杨九郎惹哭了。



那是17年四月份的三庆,张云...

【九辫】你是我的暖宝宝

勿上升。



甜。



一发完。



———————————————



张云雷属于体寒那一类的,夏天不显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冷,无论杨九郎在旁边怎么散热都暖不起他。久而久之杨九郎养成了往脚下放暖宝宝,往张云雷手里塞暖蛋,往张云雷身上贴暖贴等等的暖男行为。



之前他们去哈尔滨演出的时候,杨九郎虽是个行走的暖炉也抵不住那东北凛冽的朔风,不同于北京,那风吹的杨九郎眼泪都快下来了,最可气的是挂在眼角没来得及擦的眼泪差点冻住他迷人的眼睛。还被旁边的张云雷嘲笑说他封口了。敌不过这些的杨九郎上台前被冯爷塞了俩暖贴,他给张云雷贴在后腰自己贴在小...

爱情不过如此了。


活久见。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9.



其实在坐的各位只有杨九郎和周九良知道将要发生些什么,张云雷还在琢磨为什么会在这儿看见孟鹤堂,而孟鹤堂在琢磨为什么他们仨都沉默了,发生了什么。



杨母端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一口热茶下肚寒意散了七八分,本就慈眉善目的女人眼角添了几分笑意后更显的亲切,她仰首示意四人放松些,清了清嗓子继而开口。



“咱家规矩呢磊磊和孟先生自然是不熟悉的,老杨家的喜事向来都在宅子里办,我跟九郎爸爸结婚那阵子是没有伴郎伴娘的,但我昨天跟他爸合计了下,你们俩是年轻人,老传统不能变但能往里添新东西,这不,我今儿...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希望我自己赶紧矫情完好让他俩甜蜜的过日子。



孟鹤堂上线,似乎有点晚了。 



8.



被抱回来放上洗脸台的张云雷正缩成一团看着杨九郎伸出两个指头扒拉着水面细心的调水温,水放好后走近他开始给他解扣子,一颗一颗直到他露出白嫩的胸膛和紧致的小腹,杨九郎几不可见的咽了口唾沫手却依旧没停下动作,当张云雷攥紧他腕子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开始解人裤腰带了,臊的张云雷小脸儿通红。



“那个,我自己来就行了。”



“…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有,有什么不能看的!”



杨九郎...

满足自己的产物。


曹斌值得伊谷春。

1/18

© 盾铁Leo分队队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