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主袁高副高方】缘来


9.

袁朗用头抵着高城的宿舍门,他的太阳穴随着音乐的节奏跳着,他受不了高城沮丧,一个高喊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好兵好领导到底要经历多少才能真正安稳下来?袁朗无数次问自己,你比高城强在哪里?无数次没有答案。他不是没经历过离别,甚至有生死的离别,可他从没经历过高城这种所有心血都功亏一篑的绝望。

许三多闻声赶来,看到门口一动不动的袁朗有些诧异。

“袁,袁队长。我们连长心情不好,你明天再,再来吧。”

袁朗一点也不意外出现的人是许三多,他换上了和善的笑容,点头离开了。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我吧。

袁朗不够了解许三多,他知道许三多是个实在的人,可他不知道许三多没脑子。

当许三多蹲在床边给高城包扎手的时候他的一句:“连长,刚才袁队长来了,我,我看你不舒服就,就叫他明天再来。”高城愣住了,随后是苦笑。这命运啊,他不是一直眷顾你的,高城啊,你就是过的太顺了,该到你点背的时候了。高城这一夜想了很多,当时哥哥走的时候他对袁朗说了什么?每次在袁朗家醒来桌子上的粥和那张写着“热一下”的纸条,处在“战争年代”的袁朗,袁朗,袁朗……这是他睡着前最后的意识。

高城醒后抹了把脸为昨晚的失态向许三多道了歉,许三多埋怨高城没让他送史今,可他再怎么傻也知道高城那是为了他好,许三多正了正军帽。

“连长,您说醒来就进入备战状态,不能输在起点。我去跑步了连长。”

高城的父亲教过他坚强教过他真诚待人教过他踢正步可从没教他如何投降,他不能输。师部的命令下来时,高城不用想就知道自己要“高飞”了,丢下许三多一人。

一个师侦营副营长,费尽心思想把那个有棵参天大树的兵调出来,离开那个空旷的连部。于是,他想到了袁朗。

“高城?”四五个月了,袁朗在一个很平常的日子里接到了不平常的电话。
“你们要招兵了吧,我想…我想给你推荐个兵。”
“许三多吧。我明天去。”
“好,谢谢。”
“……”
“没事了,再见。”

当他们并肩站在选拔队伍前时,高城明白袁朗根本不会因为以前的事情跟他生气,反而是自己瞎想把自己搭了进去。让我对自己的兵下狠手,袁朗你太过分了。高城想着,瞥了眼站在队伍前的袁朗。

野外生存的同时高刚正为新缴获的毒品犯愁,三十万颗冰毒在进口木材里被发现,高刚明白这毒品要是没被查出来将会像一场瘟疫一样毁了数百万数千万中国人,他在追查货源,发现那艘船是老挝的船,可船员大部分来自缅甸,警方无法介入,只好在海关加大森严。在源头就被截断的货源自然不会引出国内的贩毒商,高刚为此发着愁。麻黄草的出口量越来越大,供货商也被证实是出口于泰国的制药厂,一环扣着一环让高刚不免感叹这些毒贩的脑筋,一个个儿这么聪明,怎么不能干点正事儿。

泰国。
糯卡的势力一天比一天大,可以说老缅泰三地糯卡一手遮天,其他的毒枭被糯卡挤的连空子都没得钻,奇夫现在除了在种植区劳作就是改善当地百姓的生活,从组织看电影,再到凑几张桌子教孩子们写字算数,一个志愿者般的线人。

时间一天天的过着,A大和师侦营已经对抗两次了,从A大占优势到打平,高城在进步,袁朗在完善。湄公河上空的枪声打破了寂静也打破了四国间的法律条文,高刚按耐已久了,一方面要为十三个中国人沉冤昭雪另一方面终于可以以正当理由介入老缅泰三国调查毒品来源。四国会谈结束后,铁路把袁朗再一次派入野牛突击队,郁平向奇夫交代完后高刚一行人收拾收拾也该出发了。

临走前一天,A大三中队摆了一桌,这次出行袁朗只带着成才和齐桓和二中队的三个人,吴哲用着哭腔在袁朗身边一直说不停。

“我说烂人啊,你…你一定要照顾好菜刀啊。”齐桓在一旁把吴哲往自己身边拉,“一定记住了,一毛不少的给我带回来!”
袁朗烦躁的套着口袋拿出大白兔塞到他嘴里,“闭嘴吧,知道了。”

这副景象被不远处正跟洪兴国叙旧的高城看进去,无声的画面,和那颗刺眼的大白兔,让高城心里不是个滋味。高城不是不知道他们中的几个要去跟高刚奔赴前线,自己也接到了通知,协助国内的技术和人员支持与调动。

同几年前的景色一样,只不过送的人没变走的人变了,高城不耐烦的看着袁朗,袁朗倒是笑着冲着他说,“如果我活着回来,我就一定把你追到手。”

高城脑子一下懵了,像被坦克压过一样,“追”?这什么意思?还没等高城反应过来,袁朗已经走远了,高城小跑两步追上去,“那你…你最好别回来了!”袁朗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如果他回头,就会看到脸红透了的高城,窘迫的站在那里。



TBC


我是个废人了,越写越烂的感觉。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