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主袁高副高方】缘来


6.

方新武到了泰国后与当地的线人仑康交接了下,了解到当今的势力,糯卡————坤沙的接班人。最让方新武不爽的是他居然养娃娃兵,祖国的花朵都让他糟蹋了。方新武抄着闽南腔说出这句话时,仑康觉得方新武是个与他长相成正比的阳光男孩。他接管了一直由仑康负责的一片种植基地,那里以前是一片罂粟地,农民几乎没有四肢健全的,当仑康形容到他亲眼看到农民反抗被砍手砍腿的时候,他的表情不是憎恨而是淡然甚至是漠然。

在对方一步步建立信任后,方新武了解到,仑康以前是当地警署的干警,父亲是部长,可他的父亲却是别人口中的贪污警,因金钱的引诱帮助一部分毒贩活动在这本已经一团麻的世道中。仑康的妻儿死在坤沙的枪下,因为他的父亲,坤沙怀疑他父亲叛变,赔上的确是自己妻儿的性命。仑康在那次大型抓捕中看着坤沙和自己的父亲双双落网,而自己被炸伤了半条腿,同事们都以为他死了,可他的后半生才刚刚开始。

方新武游走在老缅泰三地负责织好情报网,这个学什么都不错的小伙子很快就掌握了卧底和线人的要领,每次他把有价值的情报提供给郁平时,郁平都会感慨这个孩子如果留在当地的前线该多好。方新武给自己想了个新名字————奇夫。而这个名字也慢慢的出现在高刚的生活里。

“这个奇夫是什么来历?做事不比仑康差。”高刚坐在郁平的办公室里定定的看着他。
“大概一年前过去的前线缉毒警。”郁平说这话时眼里闪过一丝遗憾,“挺好的孩子。”

高刚靠着这位奇夫先生提供的情报端了不少运毒船只和窝点,他打心眼里佩服这个比自己弟弟还要小一些的卧底同时也期待着与他近距离的合作,毕竟神秘感不是人人都想有的。

“这次任务危险系数极高,到了那边你遇到的人大部分都是亡命徒。”
“就十个?”袁朗合上任务文案,“十个人降的伤亡率我不敢保证会很理想,但我肯定把他们都活着带回来。”这就是铁路钟意最袁朗的原因。

高城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准备回军区大院了,看了眼来电显就做好了跟爸妈打招呼不回去的准备,可谁想到袁朗只莫名其妙说了一句“等我回来。”就挂了电话。“闹鬼的脾气。”高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挂了电话带着迷茫开车回家。刚到家就看见高军长皱着眉头听电话,心里想着:我可真是我爸亲儿子。等军长忙完后高城走过去:“怎么了爸?”

“你哥。”
“我哥?我哥怎么了?”一听是高刚的事儿他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要出个比较危险的任务,我嘱咐两句。”
“您说您,嘱咐就嘱咐吧眉头皱的能夹死只蚊子,怪吓人的。”嘴上这么说着高城的心跳加快了很多,那是他哥哥,手足情深的哥哥,能让高建国介入的工作已经不是小事了。高城悬着一颗心,不敢给哥哥打电话也不敢多问。

袁朗被一股热浪冲的脑袋有些痛,大老远就看见带着墨镜的高刚,压低帽子走过去跟他汇合。十个人两架飞机都安全抵达。A大队的办事效率就是高,不到半个小时所有人都坐在野牛队的会议室等待编入指令。没等多久一个长相还略显稚嫩的人推门进来

“各位前辈好,野牛队队长苏盛。本次行动将由袁朗中队长领队。您安排一下吧。”

袁朗点头起身,环顾四周加上自己带来的人一共三十二个人,站立敬了个军礼。

“我叫袁朗,你们面前摆着的是作战计划,看完提出你们的意见,没别的要求,能少伤一个是一个。”



TBC


我…不知道说什么,老规矩。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