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主袁高副高方】缘来


3.

沈容萱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高刚的升迁计划也暂时停止了,他自己清楚如果升职就得去南方治最根本的地方。他开始努力进入角色,按时陪老婆去产检,还特意跟杜淑学了几个菜。高城总跟高刚说:“哥,你这次可是认真起来了啊。”高刚总是模棱两可的笑着点头。

对抗结束没多久,A大就来招兵了,袁朗是被铁路亲自挖走的,而同时被盯上的高城却用一句:“不了铁叔,以后钢七连不比A大差。”愣是把铁路的笑容噎了回去,“小侄子,我等着咱们打成平手的一天。”

半年过去了,袁朗因为昼夜不断的训练很少与高城联系,沈容萱也快临盆了。高城被升了排长,每天在连部都是最有活力的人,私下里大伙儿都叫高城“小老虎”,这个打牌出千,打球耍赖的人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此次任务我请求担任领队。”
“我再考虑考虑。先出去吧。”
“是!”

高城是被电话闹醒的,朦胧间看到“哥”一下就醒了。“要生了!?我马上到!马上!”

凌晨的产房异常的热闹,高城风风火火的跑过来问出没出来,杜淑来回踱步怕出什么差错,高建国和高刚倒是稳稳的坐在边上一言不发的盯着产房入口。哭声打破了这一切。“是个女孩,六斤二两,母女平安。”

杜淑舒了口气,握着高城的手终于松开了,高刚结婚后头一次这么放松。当他抱着孩子时,高城调侃道:“你这比抱个榴弹还吓人呢,你快给妈吧,别摔了吧。”高刚跟捧着贡品一样把孩子给了杜淑,生怕自己手滑。

袁朗听说高刚有了个小棉袄,还特地给高城打了个电话,让他带去祝福。

“那就感谢A大队精英送上的祝福了,满月酒我看你是喝不上了,改天咱仨出去喝。”
“我请。”
“好!”

挂了电话,袁朗的笑容立马不见了,换上了工作时该有的样子,看着手边的“边境维和任务”。

叩叩。
“进来。”高刚抬眼看向来人,略显稚嫩的脸庞,挺拔的身姿,充满热情的眼神,他喜欢这人。

“高队好,我是方新武,来协助总队办理邢登的案子。”方新武敬了个标准军礼。

“你临时办公的地点在左手边第三间会议室,待会儿带你去认识认识队里的人,别这么拘谨,就跟在自己家一样。”
“谢谢高队,那我先去安置一下。”

高刚目送了方新武,脑子里想着邢登,自己闺女和刚才的小伙子。


树林和齐腰的野草遮住了穿着作战服的他们,枪林弹雨中袁朗被击中了,跨境运毒团伙已经被掌握,袁朗带领的小队活下来的连半数都没有,他在混乱中记起铁大队说的那句话:“收起你部分的锐气,才能保住你珍视的东西。”他看着与自己出死入生的战友们的尸体被一个个抬上一辆车,活下来的被送上另一辆。

回到大队后,袁朗把自己关了禁闭,牺牲的人仿佛一直用怨念的眼神看着他,问他:“为什么要我们送死?”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屁股,袁朗的眼窝越来越深,本就有棱角的面颊因消瘦变得更咄咄逼人。现在的袁朗,像是受惊了的兔子,而不是那头敏捷精锐的狼。

他需要一根救命稻草,需要一个灯塔。


TBC


还是那句话————有在看,让我知道哦。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