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主袁高副高方】缘来


10.

金三角的气候真是不饶人,还盘旋在上空的高刚看着地面被烤的变形不由得皱起眉头,降落平台不远处的越野车上坐着一个年轻人,他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就宣告着“我很年轻”。高刚跳下直升机,逆着风走向奇夫,他看向奇夫的眼神有些疑惑,这个人,好熟悉啊。

“高刚。”
“方新武。”

轰————
高刚的脑子与直升机的引擎声同步了。

“总算见到真人了。”

方新武扬起嘴角,扬下巴示意他上车,一路上他回答了高刚所有的问题,除了他为什么来因什么留在这这么多年,因为,高刚没问。当他们在方新武指定的地方安顿好后,袁朗齐桓随后编入神佛队,其余成员在四国会馆整装待命。

当岩多帕事件过后,方新武扯着嗓子朝着高刚喊出那句“这里是金三角!”高刚有一丝恍惚,这个孩子真的长大了。高刚用手肘碰了碰他,“坐我的车吧。”

一路上两个人没少斗气,孔猜的事情似乎像个救命稻草一样落在他们之间,又似乎不是,两个人进入战斗时默契的状态。

大雨滂沱,高刚在泥泞中与敌人撕打在一起,后脊冒出的汗水和冰冷的雨水混在一起,高刚不是洁癖但也爱干净,看着躺了一地的人们,汽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方新武已经撕下他的伪装,高刚不由自主的笑了两声。

“没变。”

方新武不约而同的也跟着笑了,两人一起回到了神佛队的安身之住,袁朗正百无聊赖的跟啸天眼对眼,方新武坐了没一会儿郭旭就缠上来给他上演达人秀,一旁的袁朗显然已经经历过这些了,便没有关注,甚至都没过耳朵。高刚招呼了一声,齐桓系着围裙忙前忙后的把菜都摆好,擦擦手挨着袁朗坐下。

高刚此刻像极了宋江,身边坐着众英雄豪杰,在欢声笑语的一顿饭中,袁朗始终没能融入进来,连齐桓都跟他们聊起来了袁朗却几乎一言不发,高刚看出来他有心事了,而且很有可能跟自己的弟弟有关系。当几个小年轻聚在一起恰好碰上有新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褪去“从警数年,成熟老练”的标志。几个人打成一片谈天说地,高刚则拉过袁朗,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朝他递上根烟聊了起来。

“又碰壁了?”
袁朗苦笑,沉默。
“这么多年了,还这么在意。”
“这次…不一样。”
高刚看着他,等着后话。
“我说'如果我活着回去,就把他追到手',城儿告诉我最好别回来。”高刚刚要开口劝他,袁朗似狼的眼睛便盯着他问,“刚哥,有没有可能,我给高城的只有负担,我觉得这么多年高城一直回避这个问题,说不定…这次是个机会让我自己放手。”
“舍命换他卸下负担?”
袁朗无言,想起几年前他们在那晚说的“二斤”“舍命”,他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在我这儿,你可不是这种说放就放的人,堂堂A大队中校就这样折在我这儿我可不许,早晚把这想法从脑子里挖出去,平安回去了,我帮你问城儿。”

高刚西装革履坐在沙发上用钱丢奇夫的时候,方新武的心不由得颤了一下,平日里打扮的素静的高队,竟然还可以有这么一面。他想着应声朝着正坐上的人扭扭屁股,脸却红了起来。他嗲声嗲气的叫着“钱老板”,高刚心想:这戏,太投入了。

占蓬露脸的时候高刚认出了他,同时庆幸当年没跟他面对面实施抓捕,可他清楚方新武是因为占蓬才来的金三角,高刚顺着楼梯走下来,心里却不想让占蓬跟下来,当他看到方新武定在占蓬身上的眼神,赶紧朝着他喊了句:“走啊,小奇!”

晚上船上的风不小,方新武的假发被吹的乱糟糟的,高刚老远就看见他拿着酒杯仰头又低下的,插着口袋高刚走近他,还没来得及卸下钱老板的装束,就这样出现在方新武的面前,方新武有些醉了,眼神有些涣散的看着高刚,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句:“钱老板。”高刚不想纠正他,便点了点头坐在他旁边,方新武太累了,这么多年日积月累的仇恨和独来独往惯了突然有的家的感觉无非都让他在这一刻选择不把脊柱挺得那么直。

高刚坐下的瞬间,方新武就靠了过来,也不吵也不闹,就静静的靠在他的肩头,一时无言,高刚却也享受起这样的安逸,身边有个人能说话也能陪你安静的思考人生。手机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方新武看着那个已经得有六七岁的孩子,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有些尴尬,他清清嗓子问:“你女儿?”,高刚笑得眼眯成了一条线,方新武越发感到刚才的失态,他把衣领往下拉拉,声音有些缥缈的说着:“幸福的家庭,漂亮的女儿。”

“我离婚了,孩子跟他妈妈住。”高刚的话如同一杯热茶,方新武有一瞬居然觉得自己莫名的开心,他偏头看着高刚的侧脸,这个人,也没变。


TBC

这次更的多了些,可能是顺手了,写着写着发现高方这条线真的好含糊啊,我的漏洞会在番外里一个个补上。我可能是假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