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主袁高副高方】缘来


7.

温度在逐渐的攀升,袁朗感觉到有汗珠顺着鬓角下滑,齐桓在他身后观察着情况,等待目标进入攻击范围确保有效攻击。神佛队在371国界碑附近整装待命,当第一声枪响后,数不清的弹壳落在地上,军式武装的对手并不是那么好对付,袁朗在移动中肩胛骨被打中,眼都没眨一下确认了开枪位置一枪击毙了他们为数不多的狙击手。一场任务下来,死了两个人,均属野牛队伤了四个,包括袁朗在内。

数据被送到铁路手里时他还算满意,完好无损算不上,至少都保全了性命。神佛队立了功,郁平准了高刚几天假回北京,高刚也没用那套“毒贩没假期”来搪塞郁平,干脆就跟A大队一行人回去了。下飞机后袁朗把东西都塞给了齐桓就跟高刚一路,一个回军区大院,一个奔702团。

袁朗这一路上老琢磨自己伤的太不是地方了,走起路来都怕自己折跟头别扭的要死。高城站在窗边看着操场上的大练兵,肩上扛着的一毛三压着成吨的责任在里面,史今推门进来“连长,袁中队来了。”高城应了一声,这么多年袁朗和高城的情分一直没变,各自身边的那几个人也就熟悉了彼此,袁朗每次来七连都跟回老部队没什么区别,不用对所有人藏着掖着。

高城端着茶缸子看着袁朗不协调的步子:“不对劲儿啊,伤了?”袁朗打着哈哈坐在高城的旁边,“没多大事儿,还喘气不就行了。”高城翻了他一眼,“晚上你跟我回去啊,今天我哥生日,老爷子说连给你们庆功。”袁朗笑得像偷腥的猫,心里想着:这女婿我当定了。

高刚被欢声笑语包围,难得的放松,公用手机的短信声响起来把高刚拽回了高度紧张状态。

“高队,情报网有进展。坤沙入狱后还未被铲除的势力换了个进货源,孔猜通过多次的跟进发现货源是从中国来的,是麻黄草,可供货的老板一直没查清楚,这方面请高队多费心。”
“知道了。”

高刚放下手机继续跟家人侃着家常。几分钟后手机又响了,高刚收起笑容看完了内容后反而笑得更开了。

“生日快乐,高队。”

“难得回来一趟,前两天贝贝来了还问你来着,去看看孩子吧。这一晃孩子都三岁了,你这当爹的还真是省心啊。”杜淑埋怨着,心里面还是为高刚这段短暂的情缘感到遗憾。高刚也没推辞,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三个人离开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高城又喝高了,袁朗把车停在楼下拉着高城去不远处的公园溜达着醒酒。袁朗看着他迈着不稳的步子,想搀着他却被吼了一句:“我自己能!”之后推开了。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了很久,高城有些累了,扶着公园椅子的椅背坐下,看看还站着的袁朗:“戳着干嘛,坐这儿。”

他们肩并肩坐着,高城的呼吸声越来越重,醉酒被麻痹的神经使高城隐忍的疲惫全数洒了出来,脑袋一沉靠在袁朗的肩上就睡了过去。深夜的风有些刺骨,袁朗把高城抱回家后发现体能训练还有另一种用处。无意间掏口袋发现了一颗明显化过又因温度凝固的不成样子的大白兔。

“你是真笨还是装的啊,都说了我喜欢你了还勾引我,失身都不知道怎么失的。”袁朗看着眼前这个多次喝断片不顾形象躺在自己床上的男人,带着些许的无奈说着。

沈容萱开门后看门外的人是高刚不由得惊了一下,瞬间换上以往的稳重:“进来吧。”高刚把贝贝抱在怀里,贝贝出于好奇伸手摸了摸高刚长满胡茬的下巴,感觉扎手又缩了回去。高刚被这个跟自己一样长着大眼睛的小娃娃逗的合不拢嘴。这是我的女儿啊,都这么大了。他心里这么想着。

“进去吧,外面冷。”高刚朝着沈容萱和孩子挥挥手,看着他们进屋,掏出手机回了条短信。

“多谢了。挺快乐。”


TBC

时间线有些乱,我可能是个假的。老规矩。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