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主袁高副高方】缘来


5.

高刚下飞机把行李放在上头给安排的地方转头就往局里报道。云南的气候他这个北京人不太适应的来,总是潮湿的让人关节发痒。走进办公室看着几个忙碌的身影,他开始感觉这里的生活会称心些。

“我叫高刚,以后大家跟着我,辛苦了。”

大家都各自介绍了一下,他们多多少少听说过高刚,在国内有名的毒贩邢登差点就落在了这个人手上,在今后几个月的相处中,所有人的习性和小缺点都暴露的差不多了。

高刚虽然苛刻但很照顾大家,加上先天皮肤黝黑大家都叫他包公;谢文峰家境好又年轻气盛,喜欢跟家里人作对故得名哪吒;郭旭是个假正经,干起正事儿来丝毫不含糊,有技术又唠唠叨叨的大师一个;再加上二郎,快易通,木星,不需要外号就很强势的冰冰和全队战斗力最强的啸天组成了缉毒部门出了名的神佛队。

高刚的日子过的生龙活虎,贩毒的在云南比北京几乎翻了几番,他们都很积极,对于这种近乎直面打击毒贩免于国人受难的工作他们都无所怨言。

盛世之下,总有人为万家灯火负重前行。

高刚走后高城拼了命的训练训练来填补哥哥不在身边这个空缺,闲下来了他总跟自己说:你啊,就是矫情,人在你屁事儿没有,也没觉得重要,人走了你就跟没了半条命一样,有病!这一走不要紧,高城升了二级士官被推上去做了排长。小日子一天比一天过的复杂,可他高城不怕,他依旧那么自信那么天天向上。

袁朗任务回来立了大功,升了少校被准了两天假出去透透气。他选择把车停在钢七连的门口,没打招呼就出现在高城面前的袁朗着实吓了高城一跳,高城睁大眼睛一时无言。袁朗痞笑着:“我来看看你。”高城觉得不对劲儿,先拉过来人左看右看确保胳膊腿儿都在,最后把目光定在了他的军衔上,“嚯!升了啊!这可得庆祝庆祝,我请客!”

高城知道他袁朗什么酒量,两杯啤的下肚高城就把袁朗的酒换成了绿茶自己还跟他碰着杯,袁朗升了高城开心的跟什么似的。看着对面的人眼神开始乱飞赶紧伸手抢过刚举起的酒杯。“别喝了,够多了。”高城嘟着嘴半眯着眼指袁朗,“我不得帮你喝吗!”喝醉的高城嗓门不自觉拔高,袁朗拿他没办法从口袋掏出高城最喜欢的糖。高城也真是给面子,接过对方递来的大白兔就往嘴里塞,袁朗记起高城第一次给他大白兔的时候。

一个九尺男儿逆光站着手里拿着大白兔,那个感觉跟回到高中谈恋爱差不太多,袁朗问高城为什么是大白兔,高城笑起来眼睛是好看的月牙形朝着他说:“小时候我哥老给我买,我就觉得大白兔是给自己最重要的人吃的。”

还是一样的笑容,高城就那样坐在袁朗的对面,此刻的袁朗也人畜无害的笑着,这副风景美好的让人忘了时间。回去已经快凌晨了,高城是彻底喝断片了,没骨头一样瘫在袁朗身上。每次这种情况袁朗都选择把高城背会自己的家里,一来二去高城也就习惯也熟悉了袁朗家。那是一个离军区不远的公寓楼,大部分住的是附近企业的白领,房子不算大两室一厅标准配套,人不常在家里到挺干净,高城总说:你绝对有女朋友,要不然家里怎么这么干净呢。

高城大字型躺在袁朗的床上,眉头雷打不动的皱着,袁朗用手顺着他的眉头,用湿毛巾给他擦了脸,看他这么老实又想起那句“喜欢谁就跟谁急”俯身凑近了些,感受着高城打在自己脸上的呼吸。

“是喜欢吗?”袁朗无意义的问着,壮着胆子覆上高城微张的唇。

“我喜欢你。”


TBC

感觉自己写乱了 🚬
我理一理,老规矩哈!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