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主袁高副高方】缘来


4.

枪声在剧院回响着,方新武感觉自己无法对焦,他发疯似的冲向倒下的红衣女子。那天,他失去了他最珍贵的。

“郁局,我申请调值。”

当天,方新武失魂落魄的在总局撞了个人,带着不完整的自己去往金三角,换上奇夫的身份重新开始生活。

“袁朗?”
“……”
“我说你听着吧,我都听说了。其实你不能怪自己。铁叔答应你去带队就证明你有能力,可是还不够,我没办法去评判你们的水平,但我知道你可以。”
“……”
“你还好吗?”
“嗯。”
“那…没事,没事我挂了。”
“谢谢你,高城。”

袁朗揉了把脸,把空烟盒攥皱丢进垃圾桶,丢进去的还有他的挫败。当袁朗硬挺的站在铁路办公室门口喊出那声“报告!”的时候铁路知道这匹头狼回来了。

贝贝一岁多了,高刚回家总能看见贝贝颤颤巍巍的朝着自己走过来用小奶音叫着“爸爸”,每次听到这个称呼高刚眼都笑没了。可他跟沈容萱的感情依旧没有进展。高刚承认自己亏欠沈容萱,欠了很多,他答应了上级对自己升职调往云南缉毒总队的邀请时,他意识到这段不是感情的牵扯是时候结束了。

沈容萱倒也通情达理,没太为难高刚,要走了房子和孩子的抚养权,告诉高刚照顾好自己,大笔一甩在离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高刚离婚后,高建国夫妻就不打算插手孩子的感情事了,“万事都需自己摸索啊,还是得看缘分。”高建国感慨到。

高城拉着箱子跟在自家哥哥后面,看这带走的东西就知道高刚打算不回来了,高城不是多伤春悲秋的人,但毕竟身边少了个人自己也怪别扭的,拖个箱子跟拖个炸药包一样,巴不得丢了,袁朗匆忙赶来大老远就看见高城跟卡在盲道上的箱子皱眉头,小跑两步接过箱子。高城抬头看了眼来人,撒手就往前走,头也不回的跟自己的哥哥并排走着。

高刚一路沉默,时不时看一眼身边的高城,脑门那规规矩矩的“川”字就这么一直摆着,等登机的时候,高刚趁高城接电话的功夫拉过袁朗告诉他高城藏着掖着的小秘密,高刚能看出来袁朗疼高城,这个跟自己喝过一次酒就成了兄弟的袁朗是高刚最钟意的也是最放心把高城交给的人。高城用余光扫着后面嘀嘀咕咕的两个人,心想:哥你还真指着他啊。

袁朗听得仔细,没注意到高城的注视。“喜欢谁就跟谁急,在乎谁就骂谁。”这是袁朗刻在心里的一句话。高刚登记后,袁朗还在消化着刚刚高刚的那番话,高城只知道哥哥嘱咐袁朗照顾自己,可浑然不知他说的是自己藏起来的小秘密。

“袁朗啊,高城这个孩子从小就倔,驴脾气,想要的不多但拿不到手就拼了命也要拼来,十匹马都拉不回,高城最喜欢的话是'不抛弃,不放弃'可谁也不知道他放弃了多少去换回这句话,高城害怕被抛弃,别看他看着五大三粗的他其实想去依赖,可他知道什么事儿都得靠自己,他没办法去依赖任何人。高城很坚强,早熟的人吧他都晚熟。记住,他喜欢谁就跟谁急,在乎谁就骂谁。你不用照顾他,就保证他不会把自己搭进去就行了。谢谢你。”

袁朗送高城回了部队,掉头开回A大队。心里想着高城每次跟自己的急赤白脸心里都像开了一片花一样。

喜欢。在乎。



TBC


我不会坑的我不会坑的。老规矩,看了告诉我一声。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