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转折要来了。




7.




打哈哈逗闷子这种事杨九郎打娘胎里就会,嬉皮笑脸的模样直到俩人回了家都还没消下去,杨母体贴的把早饭送到小两口的屋子里,脸上是藏不住的兴奋,杨母刚要开口旁边的奶奶就抢先了一步。




“我们五天后准备给你们办婚礼!”




“就在前院!”




“咱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在那里办的!”




“喜上加喜!”




俩人都愣住了,张云雷的笑僵在了脸上,杨九郎的脸儿则是一秒就黑了,两位老儿的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相互搀扶出去,留下两个略显尴尬的人儿面面相觑。




张云雷翻完上个季度的报告和下个季度的策划案已经快日落了,他伸了个懒腰想去后院缓一缓。奶奶正坐在院子里听评戏,一边听一边用手打着节拍,张云雷好这口,下意识跟着唱了起来,奶奶听到赶忙把人拉过来坐下,拍着他的手背听他一字一句的唱。




一段唱下来,奶奶本就显年轻的小脸儿倒是更加红光满面。张云雷有些看出了神,杨九郎这样的家庭是自己这辈子都不敢去渴望拥有的,自打他一个人扛起重担后,事业上的压力总压的他透不过气,每天不是脸笑僵就是一言不发,累的很。一个人生活惯了也从没有过这些真情实意的关怀,仔细想想,不多数的问候也都是来自于杨九郎的。




奶奶看他发呆,越看越喜欢眼前这个孩子。




“磊磊啊,工作别太辛苦了。”




张云雷被这突来的一句话击得顿时想落荒而逃,但还是沉住了性子。




“五天后就是您九十大寿了,您这几天别老出来坐着,怕您着凉。”




“嗨,这几天看着你净顾着开心了,把这事儿都忘了。磊磊你跟奶奶来。”




张云雷跟着奶奶来到了卧室,他一直以为奶奶是个很传统的老太太,可没想到屋里的风格有点偏欧式。奶奶从妆台上一个精美的盒子里拿出了一条项链朝他走去,抬手要帮他戴上,张云雷见状弯下腰。铂金的链子显然是新换的,蓝玛瑙的坠倒是显得年头长多了,张云雷好奇的拿起来凑到眼前左看看右瞧瞧。




“这条项链在杨家已经传了150年了。”




“…”




张云雷攥紧项链睁大了眼看着奶奶。




“这是我曾祖父送给曾祖母的,他们相爱很不易,曾祖父是杨家的独苗,而曾祖母是梨园的角儿,那时候街坊邻居说的话好不刺耳,差点就把他们拆散了,可他们还是撑起了整个杨家。这项链是个寄托。”




“这…奶奶。这…我不能收。”




“这话我可不想听到,老人们总喜欢把东西传给孙辈的,毕竟这让我们觉得我们还活在你们的生命里,就算有一天我们不在了。”




张云雷有些哽咽,眼底已经积了泪,他咬着下唇点点头,眼泪顺着眼梢滑下来,他急忙擦了两下让奶奶歇着说要出去转转。杨九郎在屋里本来是闲着的,听着张云雷唱曲儿了就惦记出屋瞧瞧,刚走到后院人就没影儿了,抄起鱼食就往池子里撒,玩的正欢呢就看张云雷从自己身后跑出去了,手一哆嗦把食全倒进去了,也顾不上鱼撑不撑得死这回事儿,追着张云雷就出了门。




他单薄的身影在前跑着,杨九郎稍微厚实点的追在后面。张云雷在公园湖边弯腰撑着膝盖大口喘着气,下一刻杨九郎就扶着后腰在他身后哑着嗓子开口。




“张云雷你发什么神经啊!”




他沉默着挺直了腰板,两个深呼吸后转身面对杨九郎,微红的眼角和挂着金珠子的下巴都让杨九郎看在眼里,本以为是奶奶说了什么指责人的话转念一想这人在自己家可谓是万人拥簇,这种情况是万不能发生的,想凑过去把这个可怜人儿拉进怀里问个清楚还没等他出音儿,张云雷打着颤的声音便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我…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家庭。”




“从来没有人在五点就起来等着给我送口热乎的饭。”




“从来没有人拉着我的手满眼宠溺的看着我,告诉我不必太累。”




“也从来没有人拿出祖传了一百…一百五十年的项链交到我手上。”




“你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家庭,而我却要毁了它!”




杨九郎越听越没思路,怕人激动起来干出什么傻事儿,一边往前慢慢的走着,一边安慰着他。




“你没有要毁了它,没人会毁了它,你先过来。”




他伸着手等张云雷,可那个陷入自己世界的人却因他的动作一步步往后退。




“我就要毁了它了…我…”




落水的声音让杨九郎脑子一空,他知道这湖有多深,小时候本以为湖面下是缓坡的张九龄差点就淹死在这个边缘就有三米深的池子里。他也知道张云雷不会游泳,必然没他张九龄命大。他几乎一秒都没犹豫就跳进湖里去捞那个扑腾着离岸边已经有一段距离的人,厚重的羽绒服进了水倒是拖累了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人托上岸,看着他呛红冻红的脸蛋儿,抬手脱了自己的衣服就把人搂进怀里轻拍他的背好让他把咽下的几口水吐出来。张云雷像受精的猫儿一样死死环着杨九郎的脖子,贴着他那点温热哆嗦着。




“你不会的,你不会。”




即使他冷的在抖,可怀里的人让他不得不稳住声音。杨九郎一个公主抱抱起张云雷,起身后还掂了掂人的分量在心里感叹了句真轻,便大步流星的走了。




“咱回家。”






TBC




亲密接触了!!!断断续续的写完这章,最近有点点忙,更的会慢一些。




老规矩,看到了让我知道哟。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