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5.




老北京胡同里少不了自营的小酒吧,八条胡同最里面就是这么一家,早年间是间库房,被周九良买下来改成酒吧了,主事儿的是他家一个表亲,周九良看他傻呵呵的就放心交给他了。硬件是周九良定的,软件都是老秦来的,导致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放着摇滚乐的古典静吧,空气中满是混着檀木香的威士忌味儿。




看这架势周九良早就安排好了,大白天的门一关跟半夜没什么区别,一屋子朋友让杨九郎终于轻省下来了,瞬间回到了这些个从初中就陪着自己花天酒地的朋友堆里,忘了张云雷还在一旁。




灯光频闪,舞池混乱,张云雷从吧台倒了杯黑方找了个较为偏僻的位子,一眼就打上了身量较高的杨九郎,光线堪堪打亮他的侧脸,瞧着他不羁的样子,张云雷的心犹如平静的海面飞过一只海鸥,激起片刻涟漪。等到杨九郎疯累了才想起来张云雷,正左顾右盼找着那个瘦高的身影,周九良就凑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引的杨九郎做出一个露骨的微笑。别看杨九郎眼小,自要是他目光停在张云雷身上,张云雷一准儿能发现,就像呼吸一样轻松自然。他正等着杨九郎会做出什么就看灯突然黑了。




舞池中间升起一根钢管直直插入房顶的孔洞中,聚光灯独独打亮这处,秦霄贤西装革履撩帘子从休息室出来站到钢管旁抚摸着转了一圈,回头看着台下坐着的各位满脸都是玩味。尖叫声顷刻响起,还有几个大哥扯着脖子喊。




“老秦!这次可脱干净咯!”




“秦霄贤骚的哟!!”




热场过后,音乐响起,秦霄贤跟着节奏一件一件的脱着,大腿根蹭着钢管忘情的舞着,气氛到了他就光着大长腿弯腰接过不知谁递来的兔耳发箍带到头上,领带松垮着挂在人脖颈处,衬衣早就被撕裂开丢在了一旁,皮质内裤裹着人挺翘的臀部,黑丝齐膝长袜衬着人有些泛红的双腿,皮鞋踏在玻璃舞台上哒哒的响着。




许是人扭累了,跳下台开始跟大伙儿互动,有知道规矩的便往他内裤边缘塞了几百块钱,这些人里就有杨九郎,坐在角落的张云雷早就被九春拉到前面了,跟杨九郎就隔了一张桌子,秦霄贤可不是省事儿的主儿,万种风情的摘下头上的发箍朝着张云雷走了过去。秦霄贤一手转着发箍一手撩开张云雷起了个大早抓的有些挡眼的刘海,食指顺着人的眉尾一路向下,微长的指甲划过人的脸蛋留下一道淡红的印子,食指微曲挑起人的下巴,把手中的兔耳给人带上了。




张云雷吓得想闭眼,他哪儿见过这个啊,虽然说都是男的但也得避讳不是,正当秦霄贤坏笑着看他的时候张云雷撑着桌子腾的一下站起来就瞪他,俩人差不多高,他这一动作倒是把老秦吓着了,以为嫂子是个不禁逗的人,早早儿的做好了挨巴掌的准备,没想到张云雷三秒便泻了气,红着脸往杨九郎那边走。




坐在不远处的杨九郎早就看得出神了,打秦霄贤脱第一件衣服的时候他就瞧见了人以可见的速度红起来的脸,直到刚才,在张云雷脸上划个口子没准儿都能血淹了这儿。杨九郎看着他低头迈着步子往自己这边走,统共没几步的道儿,旁边的诸位一起哄张云雷差点跑起来,杨九郎见状起身伸手揽着人的腰把人放在自己腿上又坐了下来。张云雷也来不及细想,赶紧搂紧人的脖子把脸埋进他颈窝里大口喘着气。杨九郎玩心大起,顺着张云雷背的手不老实的捏上了兔耳,偏头用嘴唇蹭了蹭张云雷的耳垂,哑着嗓子开口。




“老板,您这耳朵扎的我生疼。”




张云雷本来就脸皮儿薄,杨九郎这么一撩拨就更没地儿躲了,一琢磨自己居然坐杨九郎腿上了还搂着他,一把推开了杨九郎差点摔下去,还是杨九郎身手快把人捞了回来,张云雷别扭着从他身上下来,心想,纸迷金醉误事儿啊,要不得要不得。张云雷摘下头上的发箍丢进杨九郎怀里转身找门就出去了,其间差点走错进了厕所。张云雷靠在墙根平复心情,屋里老秦还在那搔首弄姿呢,声音此起彼伏的,再好的隔音也抵不过姑娘们嗓门。




正匀气呢,屋里声音突然大了些,张云雷抬头一看走出来了个姑娘,和其他的姑娘不一样,她没化浓妆穿的也清爽很多,乌黑的头发微卷,她看见张云雷笑着走过来抬手帮他理了理刚才被发箍压的有些变形的头发。




“屋里太乱了,我出来透口气。”




她并肩和张云雷站着,拢着双手凑到嘴边哈着气,张云雷见状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姑娘道了声谢,沉默了一会儿。




“九郎他…他有点孩子气。你多照顾他。”




这话一出口张云雷把人的身份就差不多猜出来了。但他不想挑破,转过头满眼疑惑看着这个不算矮的姑娘。梁璇也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抬头对上去。




“我俩的事儿都是过去的了,作为朋友我真心希望你俩好。”




她眼底含泪笑得很甜。




杨九郎出来寻张云雷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幕。其实杨九郎对梁璇是一种哥哥对妹妹的情感,他们这一筏没几个女孩,梁璇可以说是在哥哥弟弟们的庇佑下长大的,可偏偏就是对杨九郎有感觉,她嘴里的“他俩的事儿”也就是她单恋杨九郎罢了。杨九郎也不怎么想的,怕张云雷误会还是怎么的忙着走过去。




“丫头你甭跟你嫂子灌输我是渣男的思想啊,强扭了多少年了还不放弃呢。”




杨九郎看着张云雷冻得发红的鼻尖把人的手捧起来哈气。




“怪冷的,你们姐俩进屋聊去。”




这个动作其实杨九郎也不太清楚是做给别人还是自己看的了。张云雷这次倒是乖巧的点着头被人拉着手进了屋子。








TBC






我对不起老秦,但剧情需要只能硬头皮让他上了。




看了让我知道哟。


今天是优秀的双更。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