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3.




杨九郎的妈妈是个很热情的老北京,张云雷刚进门就看见一个中年人搀着一个蹒跚的老人向自己走来,紧张的他一时不知怎么做,但他下意识的上前搀住了老人另一只胳膊。后方的杨九郎看着张云雷行云流水的动作还在心里嘟囔,排练过啊这是。




“翔子,怎么不早告诉妈妈你这媳妇儿是你老板啊。跟妈妈讲讲你们怎么在一块的。”




看着外面院子里奶奶正抓住张云雷问这问那,杨母凑到了在北房喝茶的杨九郎的身边用肩膀碰了碰他。




“嗨,日久生情呗,这有什么好说的。”




杨母见惯了杨九郎那股子懒散劲儿但能明显看出来在张云雷身边杨九郎连腰板儿挺得都直了些。杨九郎已经小半年没回家了,一是由于工作忙二是由于路上堵。他们回来的头两天老太太就开始给张罗接风洗尘,把杨九郎那帮从小玩的好的全都叫来了,从中午开始家里陆陆续续的上人,南房有打麻将的,西房有斗地主的,东房几个姑娘家正在涂指甲油,独剩北房能让杨九郎跟着几个发小嘻嘻哈哈说点最近各自的生活。




二姨家的九春哥是第一个到的,杨九郎小他四岁,家就离了俩胡同,九春因为身子骨单薄还文文弱弱的,杨九郎以前老逗他管他叫姐姐,每次都气的九春追着他打。随着年岁的增长,九春那种妇女劲儿是越发明显了,一般泼妇真是打不过他,但张云雷可以。杨九郎心里在这个领域第无数次肯定自己的老板。再一个就是老舅家的九龄,这个黑小子皮的很,小时候家门口属他最能惹祸,西四条胡同李大爷他们家玻璃栽这小子手上不下七次,给老爷子气的差点往胡同口挂横幅,上书“狗与张九龄不得入内”。




张云雷在旁边听着他们调侃对方以前挖苦对方现在鼓励对方以后,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张云雷从小就被姐姐带到北京了,姐夫一句一句教他唱太平歌词,那时候的德云集团只有一个小场子,而张云雷,一个十岁的孩子能让那里座无虚席。从姐姐姐夫事业的低谷期一直陪他们到现在,他的童年只有御子和一个腼腆的外甥。他不同杨九郎,杨九郎是处在蜜罐里挣扎出来想飞,而他是不飞就落下万丈深渊。那是一种不一样的痛苦。




愣了会儿神,张云雷被九龄抛来的问题给吓了一哆嗦。




“哎,嫂子。这嘚啵半天了也没问一嗓子我哥怎么骗你结婚的呢。”




张云雷被九龄这声嫂子叫的小脸儿煞白,本就手凉脚凉的他顿时手心渗出一层薄汗。




“啊?就…平常那样吧。”




“嘿,您这说的,多轻巧,要真这么简单九春哥至于嫁不出去吗。”




“张九龄你要死啊你!”




在九春爆发前,杨九郎开口了。




“emm…这事儿吧,得从好些年前说起了。”




杨九郎端起手边的茶杯慢悠悠的吹了吹嘬了一口。




“你们也都知道,张云雷是我老板,一开始吧,我真觉得这人特不好伺候,本来都是老爷们儿血性方刚伺候人我就觉得挺憋屈的。但慢慢我发现,张云雷他会在很多他管理的活动中采纳我的意见,你们可能不了解,这个策划人得特别信任提意见这个才敢去实施他的方案,不然可能就是一加一等于零,那时候我就觉得张云雷特别好,他虽然口是心非,还有洁癖有起床气病态的爱吃黄焖鸡,但他很好。”




张云雷听完这席话气儿都喘不利索了紧接着杨九郎又开口了。




“要说怎么骗来的吗,张云雷这人特别好满足,就好比你们见过一个大公司总裁在办公室里吃上一口黄焖鸡开心到转椅子吗,张云雷可以。我当时…我当时吧,我有个本儿专门记我给他买东西这个次数,一开始我就是觉得好玩,后来我发现小本儿都不够用的,求婚那天吧,是我第五百二十次给他买黄焖鸡,然后张云雷一感动,我又这么帅气且多才,他就答应了。”




杨九郎胡诌完松了一口气,张云雷也把他之前说的那番自己分不清真假的话忘得差不多了。




“黄焖鸡…求婚?嫂子您真是别开生面啊。”




张云雷耳根子都红了,礼貌的冲九龄乐了下。




“九郎心细,他心细。”




说这番话的时候张云雷恨不得把杨九郎舌头拔下来炖汤喝。




热热闹闹一顿饭下来,下午去跟老哥们儿钓鱼去的杨父也喜欢上了这个叫张云雷的孩子,长辈们集体这么一商量干脆都改口叫磊磊了。张云雷长了一副讨人喜欢的样子,桃花眼笑起来恰好就是老年人觉得可人疼的模样,尤其张云雷乖,嘴甜会来事儿,这顿饭是杨九郎有史以来在家里吃的最没地位的一顿饭,以前都是大家争着抢着问自己工作累不累,钱够不够花,如今全都是,“磊磊。九郎平时对你好吗?”“磊磊,九郎欺负你可得跟xxx说。”杨九郎感觉自己是领养的。




把客人都送走后,杨母拉着张云雷的手就把人送进了西厢房。房间分里外屋,中间用墙隔开,外屋陈列着一座两米高的老式座钟,钟旁边是个台式留声机,下面的玻璃柜里整齐的摆着各式各样的黑胶唱片,再有就是桃木架子玻璃罩里陶瓷和各个时期杨九郎的照片相错排列开,每个隔间都能讲出一个故事,正中间黑檀的太师椅,两盆杜鹃花摆在两侧含苞待放。屋内却没屋外这么有年代感,一沓子檀木家具,让风格略微有些单调,正中间是kingsize的大床,皮质沙发于床的两侧,大小柜子填补空档,柜子上摆着杨九郎平常喜欢的小玩意儿,才显得没这么枯燥。




把俩人安排好了后,杨母出了屋,临走前还给九郎飞了个眼儿,幸亏九郎眼小不得已让杨母看见他的白眼。




“你家,真不错啊。”




“嘿,瞧您这话说的,咱家。”




张云雷满脸疑惑的看向杨九郎。




“咱家?”




“戏得作足,杨太太。”






TBC




四合院的描述还有家具陈列都是根据我家以前老院来的,因为我文笔实在有限文词儿不知道几个,有不合适的地方请大家见谅。




老规矩,看了让我知道。




感谢你看到这里,深鞠一躬。

评论(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