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九辫】The Proposal

前言看第一章。



勿上升。




2.




当张云雷三年助理的杨九郎从没跟他说过过多的私事,不报喜也不报忧,张云雷很欣赏杨九郎不把私生活情绪带进工作这一点,可多少有点不太满意,太生分了。




在老板眼里杨九郎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北京,有北京小爷那种痞劲儿和那种看淡名利的有志青年感。可当放年假的张云雷和杨九郎站在二环某处的四合院门口时,张云雷在心里啐了口杨九郎:孙子瞒的真好。




两天前。




享受着难得假期的张云雷正倚在书房阳台的榻榻米上晒着太阳,一月份的北京干燥的很,端起手边的茶水抿了一口而后舔舔干的起皮的嘴唇。正歇着呢,杨九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张总?”




“说事儿。”




“明儿咱去把证办了吧,我妈说过两天把你带家去,我心想咱就把婚礼的事儿也顺便解决了吧。”




“行。”




“那行,我明儿十点接您。”




挂了电话的张云雷脸莫名有点红,其实他选杨九郎也还是有点私心的,毕竟共事了这么多年,杨九郎是少有的能一直顺着自己的人,包括孟鹤堂在内有时也会因为张云雷的苛刻和挑剔和他红了脸,而杨九郎从来没有。大部分杨九郎被张云雷骂了一顿之后都会憋着一口气去和他的朋友们喝上几杯醉的不醒人事然后转天晕晕乎乎的准点来上班,一句不提之前的不愉快。




“小眼巴叉的,这种事儿效率也能这么高。”




转天张云雷九点半睁得眼,拿起手机这么一看也不着急,慢悠悠的晃起来洗漱,门铃响的时候张云雷刚把洗干净的洗面奶盖上发梢略微有点湿的给杨九郎开了门。这种老板人畜无害的样子杨九郎看过不少次了,但每次看到他心里都会下意识做个鬼脸:您要真能这么乖我得感谢我祖宗照顾我。




杨九郎也没多说,甩了句“我坐外面等你。”就看着张云雷的背影闪进卧室。再出来的时候张云雷已经换好了他平常工作的衣服,西装革履。




周二的民政局人不多,杨九郎走在前头轻车熟路的登记排号,张云雷跟在后头拐了几个弯看见座就干脆坐定等人。




“业务挺熟啊。”




在杨九郎夹着户口本拿着登记表晃悠过来的时候,张云雷正翘着二郎腿嘬牙花子。




“嗨,这不是我那帮哥们儿们老来吗,我也陪着来过几次。”




“这得是几婚啊?”




张云雷没了刚才的莫名火儿反倒有点好奇的问他,这也是他记忆力第一次去询问杨九郎的私事。




“好几个呢,到咱了,起驾吧您。”




这一段路俩人走出来不一样的感觉,杨九郎坦荡自如,张云雷做贼心虚。




拍照的大姐第四次跟张云雷说往那边靠靠时,杨九郎终于有点不耐烦的揽着他的腰把他往自己怀里拢了拢。搞得张云雷小脸儿一红抿着嘴朝着镜头别扭的笑着。俩人揣着结婚证回了张云雷家,自然是杨九郎要帮他收拾行李,作为张云雷的秘书杨九郎倒觉得自己是他老管家。大大小小一个箱子两个包经过一下午忙活后被堆在了玄关角落里。杨九郎瘫在沙发上喘着气,抬头看了眼表。




“都八点了啊。”




张云雷听着外面渐渐安静了才从书房里探出头来。




“收拾完了?辛苦。”




“我给您点了份黄焖鸡,送来之后抓紧吃,我先回去了,我那还一堆没弄呢。”




张云雷听着杨九郎一顿嘚啵点着头应付着,但看杨九郎把门关严后张云雷反而松了口气。




一大早被杨九郎拉起来,张云雷正颓然坐着床上听杨九郎说什么再不走就该堵车了,半小时挪两米之类的话。搓了把脸赶紧远离他去洗漱了。碎嘴子呢,小眼巴叉的。这么想着张云雷啐了口牙膏沫。




七点俩人出的门,后备箱都装满了,不知道的以为小两口要移民呢。确实应了杨九郎那句半小时挪两米。这他妈从四环往里开能不堵吗。张云雷正因为没睡醒活儿着呢也没想这么多,终于杨九郎在九点多把车停进了一群四合院旁边的停车场里。




忽略张云雷满脸的疑惑杨九郎拎着一堆行李推开了六条胡同二号院的门。




“进来吧,少奶奶。”






TBC




文笔有限,多担待。




看了让我知道好嘛,需要动力。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