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涵生】我们那十年


我们那十年-下

cp:涵生
写手:吴瀚|Leo
前言:大前提看上篇。贺涵不在比安提工作,和唐晶也只是几面之缘的同行关系,贺涵属于一直隐藏在职场内部的大咖,就是很神秘的自我发展,没有凌琳这条线。文笔依旧渣。私设如山。长篇预警。

车震未遂。有肉渣。

————————————————


时间是把杀猪刀这句话一点儿也不假,它不仅往把你脸上刻上一道道不能掩盖的纹路,还能磨平你的激动击垮你的热情,甚至麻木你的灵魂。今年是陈俊生和贺涵分开的第五年,陈俊生已经不再时刻思念着贺涵,他记起贺涵刚走之后,他每次抬头都能看到贺涵的影子,渴望转身就能对上那双清澈的眸子,他会做梦,梦到贺涵在阳光下冲着他笑,弯弯的眼睛勾的人魂都没了半个,然后下一秒自己就跌到万丈深渊中,无止尽的下落,深到他已经感觉不到心慌和恐惧。

陈俊生总说,他是生活所迫,可他从没正面告诉自己,你这是自己逼自己。从他把罗子君娶回家的那一刻就往自己心里塞满了内疚。还等他。也是陈俊生每天都要告诉自己的事。罗子君和陈俊生的感情,从一开始罗子君对陈俊生的疯狂迷恋到陈俊生告诉罗子君自己真正的想法用了三年的时间。这期间,平儿出生了,陈俊生升职了,他们换房子了,罗子君没变心,陈俊生心没变。最后他们选择了两全其美的方法,罗子君为了孩子和以往陈俊生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没有和陈俊生离婚,虽然没有真爱上但这对罗子君来说已经没什么了。他们都在生活中各取所需,陈俊生需要美满的家庭给外界制造自己成功人士的“假象”,罗子君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和可观的经济来源来维持生计。

辰星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新来的合伙人很神秘,连人姓什么,什么性别都不知道,就被派了一大堆的活儿,砸的陈俊生有些发懵,可又有什么去抱怨的资格,抱怨就证明自己还不够好。陈俊生在公司待了整整两天两夜,中间迷迷糊糊的睡了几个小时,不知怎么的,很久没出现在他梦中的贺涵突然回来了。他看到贺涵站在他办公室门口,倚着门框,手插在口袋里,头发背在后面透着一股凌冽。像北方的风一样可以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感。陈俊生强迫着自己醒过来,这样的情况不能再做让自己分心的事了。于是他又开始埋头工作。

新老板进公司那天,是陈俊生连续待在公司的第三天,这三天他摄取了太多咖啡因,甚至想去天台抽两根烟,他在前一天让亚琴把换洗衣服送来,在公司简单的整理了下,在他心里他自己不过是一个经理,不会引起老板的注意的。伴随着掌声和欢呼,陈俊生从文案中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同事们呜呜泱泱的围成一圈,他机械的站起身,黑眼圈很明显的他选择站在最外围,最不起眼的地方。

随着人群的散开,陈俊生渐渐看清来人。一身修身的西装,衬得他的腿很长,这个身材让陈俊生想起一个人,想起他们第一次去给那个人买西装的日子。他能记住那人所有部位的尺码,胸围腰围臀围甚至领围。陈俊生有些出神,慢慢把目光往上移,一张熟悉的面孔再次闯进他的生活。“…贺涵。”陈俊生用难以察觉的音量叫出了这个名字,可不远处一直把目光锁在他身上的贺涵却清楚的捕捉到他嘴唇一张一合表达的意思和他无法掩饰溢出的思念。迎接仪式过去了,贺涵像是辰星所有员工强行插进来的一个优秀的人,不突兀的那种,但对于陈俊生,不只是心中的一块空挡被填满而已,还是后半生命运被改变的迟来的一笔。

所有人都回归各自的岗位后,陈俊生也选择回到他的办公室,并没有沉浸在贺涵回到他身边的意识中,他只是揉了揉太阳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告诉自己,“别想太多陈俊生。”以他对贺涵的了解,他肯定会被贺涵单独叫过去,在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用什么表情,什么姿态站在他面前时,贺涵的秘书就已经传话来了。“陈总,贺总找您。”陈俊生呆滞的点了点头,整理了两下领带就自信的大跨步的到了贺涵办公室门口。可真当他站在贺涵面前时,他的怯懦决堤了。贺涵的眼睛还是那么明亮,仿佛要把他看穿,陈俊生无论怎么掩饰自己,在贺涵这儿都跟一丝不挂没什么区别。

他紧张的抠着裤中线,殊不知所有微小的动作都被贺涵看在眼里,包括他顺着鬓角滑下的汗珠。“听说,你过得不错。”贺涵的开场白就让陈俊生把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陈俊生有些委屈,又不知道自己委屈个什么劲儿,他愣生生的把自己的眼泪憋了回去,红着眼眶冲贺涵笑了。贺涵看着陈俊生强挤出来的笑容,恨不得越过桌子把人抱怀里顺毛,但他只是握着拳,直到关节明显的响了几声他才放松下来,任着发白的指尖自我恢复。陈俊生表现的很好,他跳过了嘘寒问暖直接把他这几天赶出来的计划送到贺涵桌子上还做了必要的说明,之后便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真是长大了。”贺涵看着陈俊生的背影感叹着。晚上贺涵把陈俊生约到了酱子,陈俊生不会拒绝,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内心,他不能再看着贺涵离开了。贺涵和陈俊生一前一后进了酱子,老卓和贺涵熟络的打着照顾,不难看出贺涵总来这家小店,这让陈俊生有点诧异。老卓把他最好的酒拿了出来,三杯烈酒下肚,陈俊生开始有些发热,他扯了扯领带把第一颗扣子解开,玫红的嘴唇微张着,他有些涣散的眼睛看着贺涵,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这儿…这儿一直住着你。罗子君没进来过…没进来过。”贺涵也有些上头,但他脑子很清醒,他在心里为自己松了口气,“你这句话,我等了十年。”

贺涵捧着陈俊生的脸,用拇指挑拨着他饱满的下唇,陈俊生下意识的舔唇却舔到贺涵的手指,贺涵拉着陈俊生出了酱子,有些粗暴的把陈俊生塞进车后座,然后欺身压了上去。陈俊生只觉得世界转了几圈,定睛一看贺涵已经在自己上方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了。贺涵解开陈俊生的衬衣扣子,带着一丝不满咬上他胸前的挺立,陈俊生发出猫叫般的哼声,他感受到贺涵在他身上深深浅浅的吻着,也不知道那儿来的勇气按住贺涵不安分的脑袋坐了起来。他带有浓烈酒味的气息喷在贺涵的脸上,“贺涵,我好喜欢你。贺涵…贺涵。”这是陈俊生失去意识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贺涵抱着睡死在他怀里的陈俊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定力才把陈俊生安顿在自家床上,还没上了他。

转头一早,陈俊生是被热醒的,贺涵一直抱着他,连翻身都没给他这个机会,陈俊生抬眼看着熟睡的贺涵,他觉得自己浑身没力气,但他还是决定用最后的力气凑过去覆上了贺涵的唇,在他还未自己的行为感到脸红臊的慌的时候,贺涵已经扣住他的后脑撬开他的牙关在他嘴里与陈俊生的舌头交织缠绕了。陈俊生知道自己要离婚了,也知道自己又要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去了,应该说是,回归自我。贺涵吻着,直到陈俊生开始因为缺氧喘粗气才肯放开这只可怜的猫咪,临走还不忘舔走陈俊生下唇的津液,弄得某猫羞得不敢抬头,真是个好的开始。贺涵想着,又把陈俊生抱的紧了些。

很多年后陈俊生才知道,贺涵当年坐在飞机上已经做好为陈俊生守身如玉的打算了,学成回国本来打算找他的,结果发现自己有了家庭气了个半死,天天说陈俊生翅膀子硬了,长本事了,可贺涵的第六感和他不服输的心还有他出乎意料的坚持让他把陈俊生稳稳的接回到自己身边。贺涵把陈俊生接走后还对罗子君说了句,“谢谢你这么多年帮我照顾俊生。辛苦了。”还给他的只是罗子君教科书般的白眼。

“一对臭男人。”


FIN

感觉很突兀就完结了,我大概会写番外,全程甜饼可能开车那种。真的好想写甜啊————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