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涵生】我们那十年


我们那十年-上

cp:涵生
写手:吴瀚|Leo
前言:贺涵是陈俊生的学长,从大学时期陈俊生就暗恋贺涵,大学毕业各自飞,十年后他们相逢并且相爱。文笔依旧渣。私设如山。长篇预警。

——————————————————


罗子君不止一次问过陈俊生,你到底是不是真心爱我。陈俊生给她的回复永远是,子君,你别瞎想了。从他大学报道的那一天,他的后半生就已经为贺涵铺好了红毯,中途不少人都踏了过去,可陈俊生依旧在等着那双属于贺涵的手。

九月的天气,褪去了伏天的闷热,陈俊生穿着牛仔的衬衫,拖着行李箱走进了这所他梦寐以求的大学,他父亲曾经跟他说过,“你培养兴趣是为你未来发展做铺垫。”陈俊生是个听话的孩子,他选择了他喜欢并且父母满意的专业,继续塑造着他父母口中的好儿子形象。

新生入校难免会有些按耐不住,陈俊生东看看西瞧瞧,一个人转了大半个学校,到了中午都还没去报道,傻乎乎的为学校居然有座玻璃桥感到吃惊的时候,他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他木讷的转过头,看到一个长相很令人动容的人,陈俊生看的有些出神,没来得及问怎么了,就被男人问道,“怎么还不去报道,再不去,没学上了。”陈俊生反应过来立马拉着行李去找报到处,跑了几步转回头对着陌生男人喊了句,“谢谢啦!”转瞬就被新生淹没了。

这是贺涵和陈俊生的相遇。


陈俊生的大学生活不像他在高中时憧憬的那样,不是每天吃喝玩乐不学无术,而是在更大的范围内去竞争“搏斗”,陈俊生不是个特别要强的孩子,他不喜欢和别人争抢,可他父母告诉他,如果你不去争,你就是社会最底层的人。陈俊生就算再傻也能知道这其中的含义,自然而然的,陈俊生习惯了去在同学这种互利进步的关系中脱颖而出。他成绩还算乐观,这跟他时常长在图书馆有很大关系,陈俊生发现,图书馆不一定是用来读书学习的,还是用来谈恋爱的。不少学长或者是他的同学都会在图书馆里尝试着邂逅“真爱”,这在陈俊生眼中是荒唐至极的。

“不学习,还来打搅别人。”陈俊生小声朝着不远处你侬我侬的情侣抱怨着,随后闷头背他的四级词汇。与此同时他的身后出现了一阵刻意掩饰的笑声,他回头看去,一张熟悉的脸,侧脸柔和的线条和他笑起来弯弯的眼睛都让陈俊生有一些燥热。男人注意到他的目光,抬头对上他的眼睛,“是你啊。”陈俊生傻呵呵的点头应着,“真巧,我叫贺涵。”贺涵朝陈俊生伸出骨节分明的手,陈俊生有些恍惚的握了上去,“我…我叫陈俊生。很高兴认识你。”过后陈俊生再去回想自己说了什么,真是恨不得打自己两嘴巴,很高兴认识你?你以为你自己是大明吗?

这是贺涵和陈俊生的相识。

毕竟贺涵和陈俊生是一个专业的,时不时的两人就要来一次偶遇,有时候陈俊生会刻意的磨蹭这么几分钟就为了和贺涵碰上一面,每次贺涵向陈俊生微笑着挥手的时候,陈俊生都会在心里为自己鼓掌,夸自己蹲点儿技术高超。自打那次和贺涵握过手之后,陈俊生有意无意的注意到贺涵发达的肱二头肌和肱三头肌,于是他就买了不少哑铃,从四公斤到十公斤,整整齐齐的码在宿舍的柜子里,每天晚上都要来几组锻炼锻炼,室友问他为什么,他就会回一句,“男人嘛,不能太弱。”

从贺涵的长相到贺涵的成绩再到贺涵为人处世的方式方法,陈俊生都无一不佩服着他,有时候他会向贺涵请教他没听懂的问题,贺涵总是先把一堆问题丢过来试探他是不是认真听课了,然后再决定要不要解答,幸运的是陈俊生很争气的每次都能答上来,却不争气的悟不透。久而久之贺涵发现陈俊生有些不开窍但是很努力,便不自觉的在意起这个人。有时候放假赶上两个人都不回家,贺涵就会把陈俊生约出来吃个饭然后把之前的功课温习一下,陈俊生对这样突飞猛进的关系有点猝不及防,有一种谈恋爱从牵手直接跨越到生孩子的错觉。每次陈俊生接完贺涵电话后都会捂着自己的小心脏告诉自己,“陈俊生啊陈俊生,你完蛋了。”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贺涵大四了,开始忙起来了,和陈俊生独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少,陈俊生一天看不见贺涵就有一种在家等不到丈夫的小媳妇的失落。而陈俊生也是让贺涵有很大程度的改变的,贺涵会在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去想陈俊生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认真应对考试,还会抽那么一点空给陈俊生送去胃药和零食,往往都是放在陈俊生宿舍的门口,上面付着一张“给陈俊生”的纸条。一般情况下陈俊生是在自己的床上看到的,也有过几次是在门口看到的,陈俊生大致数了数他存在小抽屉里的纸条,大概有,十七张。每张上面都是用隽秀的字体写着“给陈俊生”,那些小纸片可以说是陈俊生的传家宝了,恨不得去裱个框子挂在脖子上,就好像这么做自己就属于贺涵了一样。

陈俊生对贺涵的感情一天比一天浓烈,一开始只是淡茶,沁人心弦,柔香四溢,渐渐的他开始渴望,渴望贺涵灼热的目光多在自己身上停那么几秒,陈俊生喜欢给自己希望,每当贺涵在人海中拍中他肩膀的时候,他都会告诉自己,贺涵在意他。淡茶变成了浓茶,苦涩又回味无穷,陈俊生是个纠结的人,往往在告诉自己贺涵心里有他后都会加一句,别瞎想了,陈俊生,单相思而已。

还算不错,这样的日子持续到贺涵毕业,他们吵过架,他被贺涵骂过傻,他们一起打篮球,一起赶课,一起泡图书馆,在外人眼里他们是要好的朋友,在贺涵眼里陈俊生是一个值得他去付出真心的兄弟,在陈俊生眼里,贺涵是一个值得他去倾尽一生的人。贺涵毕业前几天收到了国外知名大学的录取通知,还没想好怎么跟陈俊生说,他想起来之前告诉陈俊生的就算上了社会也可以常见面,他一定会很失落的,贺涵想着脸色不太好。

毕业典礼前一天,他给陈俊生打电话,跟他说,明天来送我。是个肯定句,强硬不容反抗。陈俊生被贺涵的语气搞得还懵着的时候,贺涵就把电话挂了,陈俊生傻了吧唧的对着电话说了句,“你不说我也会去啊,这么凶干嘛。”然后就嘟着嘴选明天要穿什么衣服,原则是一定不能让贺涵丢脸。

转天陈俊生穿了一身很清爽的白衬衫,配着他有些褪色的牛仔裤和泛黄的帆布鞋,很普通但又很抓人眼球,和平常贺涵习惯看的一身黑不同,这样显得陈俊生更年轻了些,贺涵在陈俊生来之前就处理好学校这边的琐事,迎着陈俊生走了过去,在陈俊生冲着他傻笑打量他穿着时,贺涵告诉他,“我要去瑞士了。现在。”陈俊生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听到水晶球爆裂的声音,是被火烤的,滚烫的水珠滴在自己的心上,一下一下,最后倾盆散落。贺涵拉起陈俊生有些发抖的手,“送我去机场。”

一路上陈俊生一句话也没说,他只是咬着下半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他在心里告诉自己,就算他不走,以后他越飞越高你还是会失去他的,在陈俊生缓过神来后又在心里加了句,你从没拥有过他,还谈什么失去啊。陈俊生,你真傻。贺涵一路都被陈俊生散发的低气压压的喘不来气,他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没来由的那种,像贺涵这样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不应该会因为一句不知道真假的承诺感到愧疚的,可贺涵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就是放不下陈俊生。直到贺涵要进登机口陈俊生也只是低着头不敢看贺涵,贺涵见他半死不活的样子,也不多想,上前抱住了他。

陈俊生愣住了,一时间忘了动作,贺涵轻声安慰着他,“我会想你的。”陈俊生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啪嗒啪嗒的掉在贺涵的肩上,浸透衣服灼烧着贺涵的肌肤。他带着哭腔略显沙哑的嗓音断断续续的进入贺涵的耳朵,“你要…要照顾好自己,我会…我会等你。”贺涵坐上了高飞的航班,而陈俊生停在原地等着他飞回来,这是一个有些不太现实的想法,可他,就是这样,一直给自己希望。

贺涵坐在飞机上,想着刚刚陈俊生说的,“我会等你”不自觉杨起嘴角。果然,还是被依赖了;果然,还是逃不开了。



TBC


完了完了,这么好的梗被我写的这么恶心巴拉的。请大家谅解。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