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涵生】吃醋


吃醋


cp:涵生
写手:吴瀚|Leo
前言:我大概就是想看陈俊生委屈巴拉的样子和贺涵不知道怎么哄的窘迫样儿吧,感觉会写的很矫情,没办法啊,剧情需要嘛。

背景是贺涵和陈俊生在一起了,唐晶和罗子君还在徘徊。

————————————————

贺涵和陈俊生的感情开始步入正轨,在工作中两人互相督促相互进步,在生活中两人多年培养的默契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争吵,陈俊生一开始很依赖贺涵,可能是之前两段感情自己都是承担责任的一方,和贺涵在一起后肩上的担子没有以前这么重了,甚至可以说很轻松。渐渐的,陈俊生发现贺涵也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光芒万丈,贺涵会在疲惫的时候粘着陈俊生,搂着他的腰不放手,甚至会孩子气的要陈俊生亲他才能松手,还有时候贺涵会不问缘由的把陈俊生从睡梦中拉回现实,然后看着陈俊生半睁不睁的眼睛心疼的把他再次哄睡着。

两人都在这种不断发现新事物,不断发现对方优缺点的日子中愈发的爱着彼此。很平常的一天,贺涵以专业的素养在咖啡馆又敲定了一笔生意,给还在公司加班的陈俊生打了通电话告诉他一会儿去酱子庆祝一下,陈俊生放下电话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照这个庆祝频率,家里的冰箱就要废掉了。他想着。贺涵的要求陈俊生一般不会拒绝,不是因为他的软弱贺涵的强硬,而是在他心里,贺涵的一切他都会无条件接受,不会有任何不适,甚至有很多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悸动。

贺涵比陈俊生更早的来到酱子,奇怪的是洛洛没在门口给他鞠躬,反而听到她在屋里说:“别喝了,你今天喝太多了,唐晶姐。”贺涵听到这个名字少了很多本能的情绪,他缓缓走过去,把唐晶微醺的脸和还在给自己倒酒的手都看在了眼里,无论是曾经的师徒关系还是现在的朋友关系,贺涵的良心都告诉他,你得去管管。贺涵不容置疑的把唐晶手上的酒杯抢了过来,冲着旁边还有些发愣的洛洛说了一句,“都撤下去。”就把唐晶扶正,不至于让她滑下椅子。

唐晶没看清来人,就杨臂挣脱开贺涵的手,唐晶站起来眯着眼看清了贺涵的五官,线条还是那样的柔和,唐晶突然笑了起来,双手抚上贺涵的脸,透过贺涵的眼神攫取温柔,贺涵没躲也没拦下她,他知道现在这样的唐晶是不能被拒绝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贺涵从看到她的那一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无非是罗子君把她们的关系又从朦胧的爱情拉到了清晰的友情罢了。贺涵从心里为罗子君的不开窍捏了把汗。贺涵看唐晶这么难受,顺势把唐晶抱在怀里顺着她的背,他心想等唐晶平稳下来了,再把她送回家。

上帝不会一直照顾着一个人,贺涵半辈子都是运气满分的,可这一次,他没这么好运了。陈俊生处理完公事,正琢磨着怎么和贺涵说不能忽视冰箱存在的价值的时候,推开酱子的门他就看到贺涵宽大的肩膀和唐晶枕在贺涵肩膀上安心的表情,陈俊生起初有些恍惚,然后他选择逃走。他来的时候已经下起了小雨,就这么点功夫,雨就大了起来,陈俊生没选择开车离开,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途中被匆忙奔走躲雨的人们撞了好几下,甚至有几下重的他都要摔倒了。

陈俊生想着自己为什么要逃,潜意识里他告诉自己应该相信贺涵,可他的自卑却不请自来,他本来就是个不自信的人,更何况他清楚贺涵是多么的优秀,陈俊生很珍惜贺涵,会满足贺涵所有要求,过分的和不过分的,也很少向贺涵提要求,他怕自己会把贺涵的锐气磨没,变成贺涵自己不喜欢的样子。果然,还是不够格。他这样想着感到膝盖一阵无力,扶着桥梁把身子靠在缩在桥梁投下的阴影中。他像是丢了玩具的孩子一样,抱着膝盖不敢哭出声音,生怕父母会责怪他的冒失。陈俊生从和罗子君离婚后就一直告诉自己陈俊生你什么都做不好,直到和凌琳结束他还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如今,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陈俊生无助的攥着自己被淋得湿透了的衣服,咬着嘴唇把头埋的更低,他一直觉得贺涵爱上他是一场梦,他只是没想到,这场梦持续了这么久,久到自己都要当真了。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以至于贺涵在他心里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可靠近的神坛中人。就那么一眼,陈俊生把平日里同他一起上下班,会在他迷迷糊糊洗漱时从背后抱住他的贺涵重新送上了云端,而自己就在芸芸众生中,仰视着他,却再也没了接近他的妄想。

水火无情,雨点像是针一般扎在陈俊生的心上,他只能让自己更加渺小才能减少痛楚。贺涵把唐晶送回家后已经是凌晨了,他松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后突然想起一直没出现的陈俊生,他赶忙开车回到酱子,老卓和洛洛正在准备打烊,贺涵没看到陈俊生心里有点没底,老卓看出来贺涵的心思,用安慰的口吻告诉他:“没准儿回去了呢。”贺涵注意到洛洛的欲言又止,灼热的眼神仿佛要把洛洛的小心思看穿,果然洛洛还是斗不过他们这群老狐狸,“就…就你刚跟唐晶姐抱在一起的时候,我看他进来了。”贺涵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然后呢。”洛洛朝着门口扬下巴,“走了呗。”贺涵什么都没说,没埋怨洛洛当时为什么不告诉他,没抱怨唐晶出现的不合时宜,只是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为什么不让陈俊生多一点安全感就转头跑了出去。

贺涵开着车,在满脑子都是陈俊生的情况下,看到了陈俊生停在酱子不远处的车,和他脸色一样苍白的车。他的心口像被掏空了一般的疼,现在就连呼吸都伴随着血腥的味道,贺涵沿着街道跑着,水花溅的很高,他开始觉得无助,他怕和自己来之不易的幸福就这样擦肩,他怕自己的一身本事随着陈俊生的离开不复存在。

就在贺涵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阴影中的人,抽搐着肩膀不敢抬头的人。贺涵没有一丝犹豫的跑了过去,他小心翼翼的蹲在陈俊生的面前,捋着他被淋湿贴在耳朵上的头发,陈俊生感到触碰猛地抬头对上了贺涵的眸子,在黑暗中陈俊生苍白的脸衬得格外的楚楚可怜,已经哭的红肿的眼睛,连眼角都是令贺涵揪心的深红,陈俊生在此刻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硬气,他推开贺涵,撑着身子站了起来,沿着桥边踉跄的走着,贺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没见过这样的陈俊生,更没见过拒绝他的陈俊生。

贺涵跑着追了过去,拉着他的手臂把他搂紧,在雨声中贴着陈俊生的耳朵告诉他自己有多爱他,陈俊生这次表现的非常坚决,他再次推开了贺涵,力道大的自己都快站不稳,贺涵拉着他的手不松开,只听见陈俊生有些飘渺的声音,“贺涵,你放手。”贺涵把陈俊生的手攥的更紧,“贺涵,放手。我配不上你。”贺涵听完这句话直接把陈俊生的手松开了,陈俊生自嘲的笑了笑,接着转头自己走着,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贺涵在身后喊着,“陈俊生!你他妈的再瞧不起自己,我就把你绑了,干到你不敢说这种话!”陈俊生停住了,贺涵走过去把他扳过来,看着他又开始湿润的眼眶,温柔的吻了上去。陈俊生顺从的抱紧了贺涵的腰,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我不想再失去你了。”他哭着,贺涵哄着。

回家后贺涵给陈俊生烧了很多热水,看着他给自己灌下去,问他干嘛要淋雨,还淋了这么久,骂他傻然后抱着他给他把身子捂热。陈俊生一直没说话,只是红着眼睛看着贺涵,贺涵知道陈俊生害怕了,他停止了指责,只是说了一句,“你才是我爱人。”也没在解释。陈俊生乖巧的点点头,委屈巴巴的搂紧了贺涵的脖子。

日子还在过着,多给陈俊生一点安全感是贺涵每天都在做的事,从各种方面甚至床上。


FIN


我可能又虐大家了吧。我是个过程虐的he党,不好意思了各位。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

评论(22)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