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Leo分队队长

墙头多
随机产粮

【涵生】冥冥

冥冥

cp:涵生
写手:吴瀚/Leo
前言:目前只补到11集,梗概大概就是没粮吃想填饱肚子而写的不知道有没有刀的甜饼吧。

人物ooc,时间线大致对,怎么顺手怎么写的,剧情有改变。

如果说陈俊生和罗子君的分开是为了和凌琳构建“顺心”的未来的话,冥冥之中陈俊生周围人的命运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就像贺涵,说他只因给的多而选择进入辰星不假,他说辰星潜力大也不假,在他与陈俊生从所谓的几面之缘到唐晶自以为的针锋相对变为同一个营帐中自己很看好的队友后,贺涵不知道,他的未来正在以微小的速度偏离他所希望的道路。

自从和罗子君提出离婚后,唐晶对他的态度就开始一天天变得强硬,陈俊生用了前三十多年积攒的勇气都不敢正视唐晶超过五秒,唐晶对陈俊生的厌恶已经到了看向他时如同跨越障碍物的境界。

自然而然的,唐晶除了工作上的事情,跟贺涵的交谈中,表达自己对陈俊生的否认占了不少的部分,当然绝大部分是对罗子君进步的夸赞。

贺涵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至少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唐晶在不知道多少次夸老卓的手艺后,扬着嘴角看向贺涵:“明天子君也休息,咱们带她去散散心吧,子君很棒了,这份工作已经坚持一个月了,我想陪她去放松放松。一起吧。”唐晶倾身靠向贺涵,大眼睛里满是期待。

贺涵用不易被察觉的时间犹豫了会儿,放下筷子给两人把酒倒满,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扯出一副职场笑容脸:“亚当明天会跟辰星确定一些事物,恐怕,你要自己当司机了。”这是贺涵为数不多真正拒绝唐晶的时候。卡曼对贺涵来说很重要,不仅是自己在辰星站稳脚跟的利器,更是告诉唐晶她并未出师,激发她更大潜力的当头一棒。

两人都已习惯了独来独往,从酱子出来时没有任何不愉快,唐晶挽着贺涵,在一切都安宁美好的当今,他们都不知道心中的天平已经不再倾向彼此。贺涵的一天是在文案和数据分析中度过的,而唐晶的一天是在各大商城闲逛度过的,贺涵身边坐的是陈俊生,唐晶身边走着的是罗子君。

结束了一天的商议,无论条件怎么变动,亚当还是那句雷打不动的:“你贺涵去哪儿,我就投到哪儿。”亚当这句话让陈俊生不禁把心中对贺涵的尊重又抬高一级。我努力一辈子也不及他的十分之一,他想。贺涵注意到了陈俊生钉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转头看向他时,陈俊生有些出神,呆呆的看着贺涵,几乎是瞬间,陈俊生反应过来贺涵在看着自己,连忙低下头去整理摊了一桌子的文案,耳根有些发红,贺涵脸上的笑容真实了些,可谁能在那副面孔中读懂这微妙的含义呢?甚至连他自己都不能。

贺涵有些疲倦,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在比恩提有唐晶这个“完美”搭档,可唐晶跟他做事的方式是很相似的,两个人连短板都是齐平的,陈俊生给他的感觉不一样,一个真正在各方面跟自己互补的人,无论是工作方式,处理事情的方法,还是生来就有的性格。贺涵想着,将办公室的台灯关掉,走向辰星唯一亮着灯的办公室:“今天就到这儿吧,去喝一杯?”贺涵倚着陈俊生办公室的玻璃门框,看着埋头整理资料的陈俊生,缓缓的说着。陈俊生先是一惊,小幅度的抖了一下,“贺…贺总,你还没走啊。”贺涵没回话,走近他的办公桌,将他手下被画的乱七八糟的提案拿起来看了一眼,散落的纸张被贺涵捋齐放在办公桌一角,“走吧,今天就到这。”他的语气带着些强硬,陈俊生微张着嘴点头应着,拿起外套跟在贺涵后面走出了辰星。

黑夜中,两个男人并肩走着,相对无言。贺涵想着唐晶说的陈俊生:软弱,没担当。可贺涵眼里的陈俊生是可以在辰星被他当作顶梁柱的人,果断,细致,责任心强,甚至还有些不适合他这个职位的人的天真。如果说罗子君被唐晶保护的原因是因为她天真,那陈俊生被我袒护的原因也如此吧。贺涵想着,偏头看了眼他身旁的陈俊生。

两个人在酱子坐到了将近凌晨,老卓把钥匙放在他们的桌子上,就带着洛洛离开了,贺涵看着陈俊生泛红的脸,有些出神的想着,一个大男人,长的这么白像什么话。陈俊生举起酒杯:“谢谢你,贺总,谢谢你,这么信任我。”没有一丝犹豫,贺涵夺过陈俊生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你再喝,咱俩就干脆给老卓看一晚上店吧。”陈俊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粉红的唇格外的显眼,贺涵将自己从深渊边缘拉了回来,架着陈俊生回到自己的家。

一个月后,陈俊生丢了平儿的抚养权,贺涵丢了唐晶的一切。贺涵没有显得那么落魄,或许他根本不觉得自己应该失落,陈俊生则不然,他失去了自己的儿子,某些意义上。贺涵给了陈俊生一个大案子,一是贺涵现在只信任陈俊生,二来他希望陈俊生能从工作的热情中分散点对家庭琐事的注意力。不出所料,没过几天,陈俊生和他手里的方案一起出现在贺涵面前,他和它都不会让贺涵失望,陈俊生说的话,大部分贺涵都料到了,听到最后,陈俊生停顿了一下,“唐晶要去香港了。”贺涵停住了翻动文件,“嗯。”陈俊生攥着衣角,有些焦虑并不自觉抬高了音量,“贺涵,你不能放弃,这么多年了,你不能放弃唐晶。”这句话让贺涵表情发生了不小的转变,贺涵放下手里的文件,双手交叉垫着下巴,“唐晶和罗子君很幸福。”陈俊生有些恍惚,紧皱的眉头表明他正在思考,唐晶和子君?幸福?在他还在琢磨贺涵那番话的含义并且找新的话语去劝贺涵挽留唐晶的时候,贺涵开口了。

“以前我觉得我对唐晶就是爱情,不需要回报的爱情,想想跟你以前对罗子君有这么点相似,可你们发生这些事后,我发现,爱一个人,不是看起来般配,自认为合适,而是在一起舒服,心甘情愿彼此搀扶。这话我跟唐晶说过了,她的天平早就往罗子君那边歪了,而我,也不再倾向唐晶,我跟唐晶是一种人,不用迁就就活成一种人的两个人,注定不会长久。”

陈俊生大脑飞速运转,整理着贺涵的话,内心还是为贺涵和唐晶这几年感到惋惜,“但……”

“俊生,合适在一起和乐意在一起是两个概念,唐晶可以为了罗子君推掉所有的事情,对唐晶来说,那就是爱情,而我发现,你才是真正跟我互补的人,我乐意在一起的人。”

陈俊生惊讶的看着贺涵,一个月前丢了平儿,是这个人把自己从丧气中拉出来,最近和凌琳渐渐出现裂缝的关系,也是这个人告诉自己该如何处理,陈俊生忘记了怎么发声,忘记了刚刚贺涵说过什么,只记得最后那句“乐意在一起的人”,我?

贺涵耐心的等着陈俊生做出反应,在陈俊生抬头刚要说话的时候,贺涵倾身吻上了自己期盼已久的唇,陈俊生挣扎了下,但没有推开贺涵。

夜里,两对倾心的恋人。

四个人,以自认为完美的轨迹相遇,冥冥之中,改变了彼此的方向和身边的人。



FIN


评论(6)

热度(69)